光华思想力
光华思想力
《研究简报》第272期 中国的物流成本明显低于美国

程子林

观点概览

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不是衡量物流成本的合适指标,中国物流成本显著高于美国的主流观点不符合实际。

货物总供给与社会物流总费用的相关性更强,单位货物物流费率可作为宏观物流成本的评价指标。

•2022年中国单位货物物流费率为9.0%,明显低于美国17.8%的水平。


党的二十大报告要求降低物流成本,刚刚闭幕的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降低物流成本行动。可见降低物流成本是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但如何衡量物流成本,却值得讨论。目前的主流观点认为,中国物流成本显著高于美国,其主要依据是中国的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为15%左右,显著高于美国8%左右的水平。

中国物流成本显著高于美国的观点是不符合实际的。问题的根源在于,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相关性不高,不宜将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作为比较中美物流成本的指标。

一、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不能准确衡量物流成本

物流成本,有绝对水平和相对水平两种口径,本文讲的是相对水平口径。衡量物流成本,从微观视角看,货物吨公里的运输费用、每吨货物(或单位体积)每天的保管费用就是很好的指标。但是,对于不同的运输工具和不同的货物种类,运输费用和保管费用差异很大,很难进行宏观层面的综合比较。于是,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这一指标就应运而生了。GDP是一个国家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一般为1年)内生产的最终成果,与许多统计指标的相关性都较高,一般情况下是可以作为统计指标标准化的锚变量的。粗看起来,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都程度不同地需要物流服务,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比较并无问题,但是深究起来,问题主要表现在下述两个方面。

第一,最终产品可以区分为货物和服务,而需要物流服务的只是货物。货物就是工农业产品,在其从生产到生产、生产到消费、资本形成和出口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物流服务。当然,服务业和建筑业也都需要物流服务,但其运输和保管的货物都是工农业产品,而服务业和建筑业自身的产品却几乎不需要物流服务。当然,餐饮业的送餐服务,科研成果、文学艺术作品和工程设计图纸等的寄送服务,会产生一些物流服务,但与货物相比其数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2022,美国生产的工农业产品(货物)的增加值38161亿美元,占GDP14.8%;而中国工农业产品的增加值494227亿元人民币,占GDP42.8%。尽管美国的GDP比中国高出41.6%,但其货物增加值只有中国的54.4%

第二,不仅与增加值部分对应的货物需要物流服务,货物的总产出都需要物流服务。作为生产活动成果的货物,可以从增加值的角度衡量,也可以从总产出的角度衡量。货物的总产出可以区分为中间消耗和增加值两部分,可以衡量货物的全部价值。设立增加值指标,是为了避免各常住单位生产成果的重复计算。但是在生产货物的过程中,中间消耗的原材料和燃料等的物流服务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由于单位总产出中包含的增加值(即增加值率)不同,物流需要量与总产出的相关性明显高于与增加值的相关性。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公布的数据计算,2022年美国工业增加值率为40.7%;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投入产出表计算,2020年我国制造业的增加值率为25.1%[1]。两者差异十分明显,我国单位工业增加值对应着更多的工业总产出,因而需要更多的物流服务。

因此,GDP中的建筑业产品和服务业产品几乎不需要物流服务,而需要大量物流服务的中间消耗又未包含在GDP中,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相关性并不高,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不能准确衡量物流成本。在同一个国家,由于产业结构和各产业的增加值率(即产业效率)不会在短期内明显变化,用该指标间接衡量物流成本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由于各国间产业结构和产业效率的差异可能十分显著,如果用该指标进行物流成本的国际比较,则很不合理。中国单位GDP对应的物流服务的数值远高于美国,主要是由中美间产业结构和产业效率的巨大差异造成的,而不能表明中国的物流成本高于美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不适用于中美物流成本的比较。

二、单位货物物流费率可以较好地衡量物流成本

为了准确衡量宏观视角的物流相对成本,就需要找到一个与物流服务相关性更高的指标。

首先,由于工农业产品都需要运输和储存,因而工农业产品的总产量与物流服务的相关性高。这就需要找到一个衡量全部工农业产品总产量的指标。在国际统计标准和中国国家统计标准中,总产出是衡量产品产量的价值量指标。将工业总产出和农业总产出相加,得到工农业总产出,可以反映一个国家一定时期内生产的产品中需要物流服务的产品总量。如前文所述,建筑业和服务业所使用的货物也是工农业产品(其中一部分是进口的),建筑业产品和服务业产品几乎不需要物流服务,因此在衡量物流成本时不考虑建筑业和服务业的总产出。

其次,进口的货物都需要运输和储存,与物流服务的相关性高。反映货物进口总量的统计指标是货物进口总额。

将工农业总产出与货物进口总额相加,可以得到货物总供给。一个国家一定时期的货物总供给,与社会物流总费用的相关性很高——货物总供给都需要物流服务,而货物总供给之外的东西,或者几乎不需要物流服务,或者是货物总供给的派生物。这样,将社会物流总费用除以货物总供给,得到单位货物物流费率,就可以比较好地衡量一个国家的物流成本。单位货物物流费率具有较强的国际可比性,可以进行中美物流成本的比较。当然,由于中美产品结构、运输方式、税收结构等方面的明显差异,这里说的可比性仍然是相对的。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作些说明。一是期初存货;二是回收的废弃资源和废旧材料;三是居民家庭搬家和单位搬迁形成的货物流。这些物品都需要物流服务,但都未计入货物总供给。之所以未将上述三类物品计入货物总供给,主要有下列两点考虑:其一,这些物品是以前年度生产的工农业产品和进口的货物,或者是生产活动伴生的边角料、废弃物,是由货物总供给派生出来的,与货物总供给的相关性很高;其二,从数据可得性和数据质量可控性角度看,货物总供给比较容易获取,数据质量较高,如果再考虑上述三类物品,数据的可得性和数据质量将会降低。忽略这三类物品,可以使问题简化而又不失相关性,是一个理性的现实选择。


(作者为国家统计局-北京大学数据开发中心联席执行主任)



如需获取完整简报,请点击此处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