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前沿

教授观点

张闫龙:践行社会责任关乎企业存亡,需设定责任边界找好切入点

时间:2022-08-15

近年来,企业社会责任(CSR)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广泛认同的企业经营发展理念。当前,有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企业定期发布CSR报告、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报告。与此同时,影响力投资、ESG基金等金融工具也发挥着“指挥棒”和“助推器”作用,引导着更多市场主体关注、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企业社会责任包含哪些内容?该用什么样的标准进行评价?企业和成员又该如何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8月9日,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与猎聘联合举办的“我是管培生”应届生就业与职场发展公益计划系列直播讲座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闫龙就上述问题分享了研究成果。在回顾企业社会责任的历史沿革后,他分析了企业社会责任评价标准体系与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的方法与案例。此外,张闫龙还针对中小企业与企业员工如何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提出了意见与建议。

市场青睐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企业

企业为什么要践行社会责任?企业的社会责任意识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社会责任的践行关乎企业的存亡,而且市场逐渐青睐那些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张闫龙称,推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力量主要来自正反两个方面。一些企业忽视自己的企业社会责任,则会受到各方质疑,最终影响企业的经营。特别是在资本加持的情况下,很多商业模式的小问题会被放大,给利益相关方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害,甚至可能威胁到企业生存。而企业如果在社会责任层面上有很好表现的话,则会得到正面的激励。

2006年成立的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组织(UNPRI)将负责任投资定义为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因素纳入投资决策和积极所有权的策略和实践。张闫龙表示,事实上,ESG概念的提出早于责任投资原则(PRI),后来ESG理念被PRI所采纳。PRI倡导的投资原则主要有6点:第一,将ESG问题纳入投资分析和决策过程;第二,成为积极的所有者,将ESG问题纳入所有权政策和实践;第三,寻求被投资实体合理披露ESG相关问题;第四,推动投资业广泛采纳并贯彻落实负责任投资原则;第五、齐心协力提高负责任投资原则的实施效果;第六,报告负责任投资原则的实施情况和进展。

张闫龙表示,PRI得到了全球各方的热烈响应,自2006年启动,PRI的资产管理规模和签署方数目都在持续增长。到2020年,PRI签约方数目已突破3000个,资产管理总规模超过100万亿美元。

除了PRI以外,也有一些市场组织开始制定各种各样的ESG原则,来倡导企业践行社会责任,包括了道琼斯的可持续发展指数、FTSE4Good指数、MSIC指数等等。

CSR标准指向经济、社会、环境平衡发展

当前,国际上有很多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标准。但张闫龙发现,不同的国际标准几乎都指向了经济、社会、环境平衡发展的方向。

谈及企业社会责任标准的发展,张闫龙表示,官方推动与社会促进相辅相成。对我国而言,2005年和谐社会倡议得到各方积极响应。2006年《公司法》修订后提出公司应当承担社会责任,当年国家电网就发布了首份社会报告,同年深交所也发布了《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到2008年,国务院国资委就要求部分国有企业披露社会责任实践,提高社会责任表现,同期上交所要求部分企业披露社会责任信息。到了2012年,所有中央国有企业都必须披露社会责任信息。直到去年中央提出碳中和、碳达峰路线图,让更多企业和社会利益相关方对于ESG、对于社会责任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

张闫龙表示,除了官方推动以外,在社会层面上也有一些中介机构逐渐出现,通过制定各种各样的ESG标准、评价细则,给不同公司进行ESG评分或者社会责任评分,这些评分对于企业来讲是一个重要的鞭策和激励。

与此同时,企业社会责任制度化在国外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很多国际机构都制定了与自己业务、关注点相关的标准。比如,国际劳工组织在20世纪90年代制定了国际劳工标准,联合国制定了全球契约10项原则,民间组织SAI颁布了社会责任标准SA8000,全球报告倡议组织颁布了GRI,国际标准化组织ISO也推出了社会责任指南ISO26000。

组织需选好社会责任切入点

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是成就伟大企业的必由之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要承担所有的社会责任。

张闫龙谈到,责任应该有一个边界,对所有人负责,意味着对所有人都不负责。

针对企业的社会责任边界,经济学家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和马克·克雷默(Mark R. Kramer)在2006年《哈佛商业评论》中表示:“没有企业能够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也无法承担解决社会问题的所有成本。最重要的考量乃是这一社会问题的解决是否能够提供一个创造共享价值的机会——即在此过程中,社会利益得到保护,而企业的经营能力也得到增强。”

张闫龙表示,企业的社会责任行动应与企业核心业务、能力有相关性,要考虑企业是否具有解决该问题的专业能力和完整方案。

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的过程中,会面临来自利益相关方的不同社会议题。张闫龙指出,这些社会议题需要进行优先次序排序。他认为社会议题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不受企业运营影响也不对企业长期竞争力具有实质性影响的一般性社会议题;价值链上会对企业产生重要影响的,生产或经营活动的相关议题;以及外部环境中能够对企业在当地经营的基本竞争力形成具有重要影响的社会议题。

面对相关利益方的诸多诉求,企业的回应策略可分为四个维度:服从型、防卫型、管理型和战略型。对于利益相关方诉求的分析,可以基于显著性模型考量三个条件:影响力,即利益相关者影响或决定个人或企业行为的能力或权力;正当性,即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或要求是否合理;紧迫性,即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是否急迫。

张闫龙还表示,社会责任的践行和其他价值创造的方式,特别是经济价值创造的方式、过程有一定的类似性,都需要创造性的项目设计以及创新型的组织形式,需要将经济、社会、环境利益结合在一起,需要企业做出系统性的改变。

招聘企业愈发关注求职者的社会责任想法

谈及实践企业社会责任,有观点认为似乎都是大企业在做。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该如何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对此,张闫龙表示,中小企业可以从自己的业务领域、所在社区等联系紧密的领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企业可能从战略构建上进行规划,其影响规模、影响方式和产生的影响力或许比较大。中小企业可以为社区创造就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为社区弱势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虽然这些事情影响不如大企业所做的影响大,但也是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的行为。

对于有听众提问从员工个人角度如何结合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张闫龙表示,个体层面上,空调调高一度,少浪费一些纸,接受低碳的生活方式都是在践行社会责任。另一方面,也可以参加企业给员工组织的各类公益实践活动。

此外,还有一种更高级的方式,企业员工可以自发组织起来做一些事情。比如某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疫情刚刚暴发时就形成了一个小组,为疫区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个小组逐渐扩大规模,逐渐形成了几千人、上万人的自组织。

他们有非常细化的分工,按照自身专业能力,有的去筹措资源,有的保障物流,有的负责流程对接,有的保障系统稳定。这些并不是企业自上而下安排的,而是自下而上自发的公民性的行为。

有正处在求职期的学生向张闫龙提问:企业社会责任在求职中要如何应用?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现在很多企业在了解完各位申请人的经济价值、创造想法和能力以外,会非常关注求职者作为一个公民、作为企业的一员,有什么样的社会责任想法。”张闫龙称,很多企业会从社会责任、价值观等方面考量应聘者。

此外,他还指出,求职者也应该考虑如果自己走上公司领导岗位时,可以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如何让企业创造社会价值,可以做哪些更有共享价值的事情。


分享

010-62747036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