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前沿

教授观点

学术研究的效率与效能

时间:2016-04-28

2016年4月22日上午,在光华老楼218教室,组织与战略管理系张志学老师为同学们带来了题为“学术研究的效率与效能”的主题讲座。本次讲座旨在通过张老师的分享和与同学们的讨论让大家对坚定学术道路进行更加深入的思考,并提高学术研究的效率和效能。 讲座一开始,张老师就对同学们说到:“无论你是在光华还是到海外去,那今后这几年,你要意识到,从准备做学术这一天起,你将会走上一条与其他人不太一样的道路。”张老师指出,坚定学术道路一定要要对学术有兴趣。他说如果做投行,要辛苦也就前面十年,到一定程度可以歇一歇。但作为一个学者,尤其作为一个好的学者,这是你一辈子的事,歇不了。所以前提是一定要喜欢。张老师说:“不喜欢做学术,会觉得这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但只要发自内心地喜欢,这就是全世界最好的职业。”

紧接着,张老师介绍了学术研究中效率和效能的概念。学术研究的效率和效能。效率是你最终的产出和你投入之比。效能是在学术道路上,你觉得我有没有信心,能不能做到。首先,张老师用1993年Ericson和他的欧洲同行对西柏林音乐学院几类小提琴学生的研究,让我们领略到世界上最有天分的人、最顶尖的小提琴家是如何成长的。通过调查这些人练习小提琴的时间,同学们深刻的体会到——业精于勤。全世界最顶级的专家、最卓越的小提琴手在练习小提琴上的投入超过一万小时。张老师说,这使他想到非常流行的“一万小时理论”,代表书籍有《异类》和《一万小时理论》。中国人常说的十年磨一剑,讲的也是这个道理。而针对西柏林音乐学院学生的研究,也恰恰论证了这一点。

业精于勤又分为个人的奋斗和集体的奋斗,首先张老师用刚刚完成华丽收官的科比为大家阐明业精于勤之“个人的奋斗”。科比的天分在NBA当中应该是首屈一指的,他的父亲当年就是运动员,遗传和早期培训方面都有很明显的优势。尽管他的天分在NBA当中是最高的,但是他对篮球事业的投入更为惊人。1996年科比未满18岁,以高中生球员的身份直接进入NBA。他每天都要比其他球员多训练4个小时。所以有了他非常著名的那句话:“你可曾像我一样,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科比的人生哲学就是勤奋,而且他希望跟勤奋的在一起工作。他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仅仅靠天分的话,随着你身体体能的衰退,你不可能应付的了高强度的训练,但长期的积累加上卓越的天分,这才使得科比成为了一个神话。

对于企业而言,“集体的奋斗”则更为重要。今天大家羡慕华为,认为其有很高的荣誉。张老师回忆他从1998年开始为华为做了四年的顾问,后来来到光华任教后一直大胆地说,华为一定会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企业。虽然当时人们对华为有很多的质疑,如与思科的官司等等,但张老师始终坚信对华为的预测,因为他曾深度地研究过华为,了解这个企业的拼搏与艰辛。正如任正非曾说过的一段话:“华为的20年是炼狱的20年,只有自己和家人才了解。”任正非说他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每一天工作16小时以上,没有房子,就住在自己的办公室。华为的今天是10几万人20年的努力来换来。张老师回忆到他1998年在香港工作期间,周六去华为工作一天晚上离开公司时的难忘画面:冬天的深圳科技园漆黑一片,周围公司的员工都下班了,但是年轻的华为人在外边小餐馆吃过晚餐后纷纷回到公司,整个用服大楼在黑夜中灯火通明。华为是中国企业当中最拼命的、最肯干的。

阐述完以科比为代表的“个人奋斗”和以华为为代表的“集体奋斗”,张老师又为同学们讲述了“学者的奋斗”。张老师为我们讲述了著名华人心理学家和管理学家梁觉教授的学术生涯脉络,作为文献引用率最高的华人学者,梁老师的学术道路可谓是环环相扣,精彩不迭,让我们感受到华人学者当中佼佼者的魅力。张老师又为我们展示了梁老师来光华讲座时PPT的最后一页,上面是晚唐诗人李贺的诗“每旦日出,骑弱马,从小奚奴,背古锦囊,遇所得,书投囊中”。这首诗反映出公认的天才李贺仍然是靠日复一日的积累才有此成就:每天早晨骑马外出,一有灵感,就立即写下,放入篓中,终其一生都是如此。梁觉老师用这首诗告诫同学们,有天分固然重要,但是所有的有天分的人背后都是呕心沥血。

强调了奋斗的重要性之后,张老师着重为同学们分析了作为光华的博士生应该如何奋斗,如何利用学术中的“一万个小时”。在这个部分,张老师首先带着同学们进行了“一万小时”的计算,得出了这样一个“公式”:4X320X8=10240小时。“4”代表着4年,“320”代表一年中除去节假日等能充分用来学习的320天,“8”代表着每天学习工作8小时。由此看来要达到学术中的“一万小时”我们需要4年兢兢业业的奋斗。而这个奋斗是要有方向的,张老师提出了四点,即:有基础学科作为前提,有良师进行指导,有浓厚学术兴趣和大量的学术阅读。张老师强调基础学科的重要性,如数、理、化、心理学、经济学、社会学等等。有人认为管理学院在招教职时就应该招管理学院毕业生。然而张老师说他并不同意这个观点,他看到外国的名校的发展轨迹,例如西北大学,当年都是靠基础学科崛起的。西北大学如果一直招管理学院毕业的,将没法和哈佛相比。然而从心理学、社会学广纳贤达,结果还不到七八年时间,其组织行为、营销等学科成为世界一流学科。

为了与现场同学们更好的互动,张老师用两个问题引发同学们对本学科的思考。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理工科学者比社会科学学者成名更早?”。同学们从不同理论视角进行了积极的讨论,例如,博士生李野同学从反馈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指出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有一个特别大的区别,那就是反馈周期和精准度非常不一样。自然科学的反馈更为精准,周期也较社会科学更短。社会科学本身的半结构化特点导致反馈周期比较长,反馈结果也更为模糊。所以如果我是一个自然科学的人,我可以很容易的去解释,吸取这个反馈给我带来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如果我是一个人文社会科学的话,我要尝试的去探索性地消化我这样一个反馈,而思考的周期和知识建构的周期就比自然科学要长。张老师也深有体会的说到,曾经和学化学的同学聊天,发现他们做实验很快就会有结果,紧接着发表文章,他们很难想象社会学科有做完实验发表不了的情况。可见自然学科和社会学科差异之大。第二个问题是“怎样来确保你的这一万小时”,同学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想法给出了丰富多彩的答案。比如锻炼身体,确保身心健康;注重时间积累更要注重效率等等。

张老师对此也深有体会,并且跟同学们分享了他的求学经历。从如何选取了心理学专业,到考取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而后前往港大读博;从独创的记笔记方式到大量的书籍、文献阅读与积累。而张老师跟我们分享的他参与编写《教育大辞典?教育心理学卷》(上海教育出版社)的经历让同学们记忆犹新。张老师说,当年刚到北师大,有人不知道文献在哪儿时,他能随口说出是哪一年的哪一期的杂志。当后来导师主编《教育大辞典?教育心理学卷》时,凭借着对于英文文献的熟练掌握程度,一口气写了30多条词条,与国内的心理学顶尖大师一同署名在这本重要的书籍上。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号召,张老师去往深圳的一家企业工作后意识到自己还是更热爱学术研究。仍旧抱有学术热情的他前往港大进行博士深造。在此期间,张老师认识到心理学应用到组织研究中的广阔前景。来到光华任教后,张老师成功开辟了两条研究方向,一个是团队,一个是谈判。张老师戏称说“我的人生曲线不够平滑”,假如一直在某一个方向发展,也许会更顺利一些。但是好处就是由于学术道路不够顺利才需要自己花更多的时间去探索,而且多方涉猎、兴趣面广对于教学是大有裨益的。

随后,张老师提出了几点关于学术效率的建议:第一,提高文献阅读效率。同样的两小时,有人读一篇文献,有人读了三篇,这就是效率的作用。读文献要尤其注重引言(introduction)部分,这里浓缩着研究话题的发展脉络。另外就是假设(hypothesis)部分,要注重逻辑推理,积累高屋建瓴的训练理论功底。对于微观方向的同学,研究设计(research design)部分的亮点也要进行总结与归纳。第二,逆向思维训练,学会反着列理由,哪怕是面对顶级期刊文章也要大胆地进行评论与批判。第三,不断往前想,逼迫自己往前推,训练自己的思维,精益求精。第四,学会团队合作,积极与他人研讨。在这里,张老师指出相比与国外大学,中国的管理学院过去的一个重大不足在于,讨论学术的人太少,往往是一对一的学生向老师报告。而世界上顶尖的学院都鼓励研讨,参与者畅所欲言的。所以我们更应该注重思维的碰撞,而不能闭门造车。最后就是关于和学术大腕儿合作的问题,张老师提醒同学们注意,很多大腕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平等坐下来讨论。而单纯地和同学合作,虽然可以充分交流,但是对理论和方向的把握不够。所以在选择合作者时要注重技巧。

介绍完效率后,张老师又为我们阐述学术效能的提高:第一,要建立起“目标——努力——成就——更高目标”的良性循环,一旦进入这个循环,你会发现,人生呈现出一个螺旋上升的趋势,颇有趣味,永无止境。第二,要学会强化激励,运用日记或周报等方式激励自己好好学习,张老师指出2014年Stefano等人的研究发现:让培训期的员工,每天利用最后15分钟记录和反思当天所学内容的人,最终培训测试成绩要比其他人高23%。所以我们要学会利用记录来督促自己,完善自己。最后一点则是用成就带来信心,学术的生涯是辛苦的,但是期间取得的成果以及成果对社会的贡献,会让每一位为此付出的人深感满足与幸福。

最后,张老师给同学们分享了在商学院做老师的经验:首先,明确个人导向与选择。作为一个学者一定要清晰自己的定位,这与商人、政客、明星是有很大区别的,清晰的定位才能防止盲目的比较,既然选择了学术这条道路,便只顾风雨兼程。其次,是一流商学院的挑战。虽然光华现在离世界顶尖的商学院还存在一定差距,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管理学在中国的研究还是很有前景的,理工科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实验器材等硬件设施的限制,而在中国,社会科学的研究土壤极为丰富,尤其是管理学,面对着如今经济的快速发展,管理实践的日益丰富,中国的管理学者大有可为。最后,就是要将教学和研究协同发展,张老师在担任光华EMBA中心主任时就遇到过知名学者被学生轰下台的尴尬场面,所以提醒同学们,将来走上讲台一定要注重教学内容与研究成果的有机结合,而不是生搬硬套。

讲座的最后,张老师还与同学们就学术兴趣和幸福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本次讲座,张老师从效率、效能两大方面为同学们的学术能力进行指导。更用丰富的案例和张老师的亲身的学术经历为同学们的学术生涯树立了榜样,为同学们带来了深刻的启示。

参考文献:

1. K. Anders Ericsson, Ralf Th. Krampe, and Clemens Tesch-Romer. 1993. The Role of Deliberate Practice in the Acquisition of Expert Performance.Psychological Review.Vol. 100. No. 3, 363-406

2. Giada Di Stefano, Francesca Gino, Gary Pisano & Bradley Staats. 2014. Learning By Thinking: How Reflection Aids Performance.Harvard Business School.14-093

分享

010-62747036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