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与发展

陈玉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的三大信号

发布时间:2019-12-13

又是一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决胜之年,也是脱贫攻坚战的达标之年。

对于这样一个意义非凡的年份,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做了哪些重要部署,传递了怎样的重要信号?有哪些新提法、新思路?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进行了相关解读。


信号1:经济形势预判

陈玉宇:各种机构和我的经济学家同行预测,明年中国经济还能够运行在6%左右,甚至保住6%问题不大。我认为,经济增长保住百分之几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应对和克服短期的经济困难,同时又能够通过深化改革解决好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问题。

公报很好地回答了大家对于明年经济形势的关切,并且把对明年经济工作的部署置于中国长期经济增长的框架之下。我认为特别突出的有以下两点:

首先,在明年的重点工作中提到两大方面:一方面要以新发展理念作为行动的先导、引领;另一方面强调了要继续推进高质量的发展。在中国经济遇到短期困难之时,这两方面的部署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尤其重要。这两者其实与我们十八大、十九大以来一直所强调的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都是一脉相承的。

其次,在公报中,我还注意到高层对于当前短期企业家们、老百姓们关心的经济形势问题做出了很准确的判断: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当我们能对当前的经济形势作出准确判断之时,就意味着我们在化解风险方面将更从容、更有的放矢。我们认识到,在前几年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某些问题需要得到纠正,比如说债务增长速度太高需要调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此做了清晰明确的判断。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们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稳定经济的政策,包括减税降费、优化营商环境、建立负面清单,以及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适度、稳健的货币政策。如果中国经济不出现新的风险点,全球经济不出现新的重大矛盾和下行压力,我们这些政策的实施,对于抵消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叠加所造成的经济下行压力将是强有力的保障。

信号2:新提法与新思路

陈玉宇:在公报中,特别提出了一点,通过深化改革来“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这个提法很振奋人心,中国过去多年的经验表明,我们并没有一开始就有多么高标准的条件和环境,只能在给定的条件环境下不断改进、不断探索,而改进和探索的动力就是深化改革。

我们通过深化改革,把不适应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的弊病消除,通过深化改革将千百万人民争取幸福生活、积极进取的潜力发挥出来。

所以我们明年的深化改革,我认为会有更多的措施出台,这既是应对短期经济困难的需要,也是让中国经济能够持续保持活力,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需要。

信号3:下一步怎么走

陈玉宇:我认为明年会出台非常多的深化改革措施,这些措施包括进一步推进国企改革,通过法制建设来保护和促进民企的发展,甚至进一步推动高质量的对外开放,外资企业的发展也会受到更平等的对待,我们的中小企业的发展会得到进一步的扶植。这些举措将使中国经济更具包容性,经济的成果能够被更广泛的人民群众分享。也只有这样的经济增长才具有可持续性。

其中还有一个重点,在这几年的防范金融风险、“去杠杆”方面,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这些成绩会进一步的得到强化和巩固,但是也会去纠正“去杠杆”过程当中存在的一些结构性偏差。明年的金融改革将进一步深化,让金融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发展,服务于民营企业、服务于中小企业,我认为这些都是改革应有的题中要义。我对未来的中国经济是有信心的,这些举措不仅仅对中国进一步克服短期的经济困难有帮助,更能进一步夯实中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活力。

陈玉宇,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并担任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2014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奖,并入选2016年度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他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生产率、人力资本和增长、健康和污染、行为经济学与劳动市场、收入分配、地区差异等领域的研究。他的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PNAS)等国际学术杂志。曾获得教育部高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 厉以宁研究奖、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多次获得光华管理学院教学优秀奖。

相关链接:

诺贝尔经济学奖与能繁母猪保险随机实地实验

陈玉宇: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就业影响究竟有多大?

陈玉宇:认清政府工作报告背后的经济逻辑 |光华@两会

陈玉宇:读懂中国经济,必须理解战略机遇期的机会在哪里 |光华@两会

北大光华陈玉宇:中国人口结构变化,对经济增长有哪些影响?

分享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