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学院新闻

让我们从一个故事讲起 |教师节

发布时间:2020-09-10

今年的教师节,

让我们从一个故事讲起……


姜国华:“在我心目当中,老师们仍是中青年的模样”

光华管理学院1990级本科

(光华第一届本科毕业生)

国民经济管理专业

现任光华管理学院会计学教授

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在光华任教18年

回忆起在光华度过的学生时代,姜国华老师仍历历在目:“1990年,我获得了保送北大的机会,慕厉以宁老师之名,选择了当时的经济学院经济管理系。”在毕业时,光华管理学院正式成立,姜国华老师与所有1990级的同学们,成为了第一届光华管理学院名下的本科毕业生。

读研之前的一段曲折经历令姜国华老师印象深刻。大四下学期,原本已经找好工作的他,在得知学院有一个前往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的名额后,便报名参加。在学院通过之后,姜老师便放弃了工作机会,准备继续读研。但当他准备办理相关手续时发现,当时学校对公派读研的要求是要先工作两年,这让不满足要求的他陷入了“三难”困境——放弃了已有的工作去向,也没有做好留校工作的准备,而去港科大读研的机会也即将失去。这时,学院的董文俊老师在了解情况之后,便积极想办法,最终帮助姜国华老师顺利进入香港科技大学开始研究生学习。时至今日,姜国华老师仍十分感念,老师们给予一个他们并不十分熟悉的学生的亲切关怀与热情帮助。

带着这份感念,无论是在香港就读研究生,还是在美国攻读博士,姜国华老师都一直与学院老师们保持着联系,每次回到光华,都会和老师们见面聊天。博士毕业后,他放弃了美国和其他境外高校的工作机会,回到光华任教,至今已近18年。

如今,目睹许多曾经的任课老师相继退休,作为曾经的学生,之后的同事,姜国华老师感叹,“时间真的过得很快。那些老师在我们心目当中,仍是中青年的模样,他们是活力充沛、学识渊博、关心学生的榜样。”他听很多光华老师讲他们是如何一字一句地批改学生论文,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放过。“老师们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也时常督促自己在学生身上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支持学生们的成长和进步”。

谈及学术传承,姜国华老师表示自己目前的研究领域聚焦中国资本市场、中国企业以及中国财务制度等,这些也是从老师们身上继承而来。“从厉老师开始,光华一代代老师,一代代学生,聚焦中国问题,关注中国发展,将论文写在了中国的大地上。”

作为光华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姜国华老师与光华相遇在建院之初。伴随着光华的发展,一批批新一辈学者走进光华,逐渐成长为学术研究的骨干和中坚力量……


孟涓涓:“在那个瞬间我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有那么多的学生在海外求学”

光华管理学院2001级本科金融学专业

现任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

2018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项目获得者

首批“日出东方-光华研究学者”获得者

在光华任教10年

问:学生时代,有哪些光华老师令您印象深刻?

孟涓涓:学生时代对光华老师的印象可以用一句诗形容:“腹有诗书气自华”。每位老师在自己的领域都有非常深刻和独到的见解。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章铮老师,他给我们上《经济学原理》,我至今还记得他用花园的例子来阐述产权与所有权的区别;汉生老师也给我们上过课,当时也为他所讲授的统计学的一些非常前沿理论和研究所折服,同时他可以将这些理论用非常浅显易懂的方式传达出来。

问:光华老师对您影响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孟涓涓:在大四的时候,我已经决定要出国继续攻读博士了。当时去听蔡洪滨老师的一个讲座,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去国外读博士的人都这么聪明,如果他们去业界的话能挣很多钱,为什么他们不去呢?当时蔡老师给出的答案是:因为这是他们喜欢做的事情。蔡老师的一席话让我再次坚定了去国外读书不是待价而沽、提高自己身价的行为,而是真正去追寻自己喜欢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思考的方式。

问:想象中大学老师状态和实际上的有什么区别?

孟涓涓:想象中的大学老师生活特别纯粹,每天就在办公室做做研究,可以全身心地投入。但实际上感觉时间永远不够用,你的时间要在研究、教学、行政和各种各样其他的事情中进行分配。所以每到暑假,我们老师都特别爱开玩笑说一句话:终于到暑假了,可以全心全意去做研究了。这也是我们特别期待的时刻。

问:从学生到研究者,您对学术的认识和看法有什么改变?

孟涓涓:在学生阶段时思考研究话题,特别容易不成体系,漫无边际。这样的好处是你可能容易产生创新性的想法,但坏处是你99%的研究想法要么别人做过,要么其实没有什么价值。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学者以后,对文献的把握会更精准,对理论和现实的关系也能够理解得更加透彻和深刻,所以很容易知道什么是真正重要的研究话题,值得为其付出时间和精力。另外一点,认知阶段的研究更容易迷信权威;成为一个学者以后,你就知道不管多大的权威多厉害的学者,他的研究都需要你经过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吸收,去批判性地看待他的所有结论。

问:分享一下目前为止,从业生涯最开心/高兴的一刻

孟涓涓:前几年我去参加美国经济学年会,光华在里面有一个reception,期间突然有很多熟悉的学生过来跟我打招呼,也有一些不熟悉的学生过来说:“涓涓老师,当时特别喜欢你的课”。在那一个瞬间我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来光华那么多年,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学生在海外求学,而且他们在很多年以后还很愿意和你一起聊一聊,一起约个时间吃饭,谈谈他们最新的一些进展。我觉得那一刻是我从业生涯中感觉到特别满足、特别有成就感的一刻。


在光华,“教”与“学”的代代传承从未停止。当90后的新生力量走上教学研究岗位时,他们在想什么?刚刚告别学生时代,他们如何评价这种“学生”与“老师”身份的转换?

向昊天:“光华去海外读博的学生想回来的想法,比其他学校的学生要强烈得多”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0级本科 金融学专业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 助理教授

在光华任教1年

问:学生时代,有哪些光华老师令您印象深刻?

向昊天: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当时厉以宁老师给我们上《中国经济改革》,应该是我大三的时候。一般老师上课都会先介绍自己,然后介绍课程的主要内容,但是我记得特别清楚,厉老师第一天上课走上讲台,直接说:今天我讲三个点,然后就开始讲了。我当时觉得这就是一个大学者的状态,不需要那些繁文缛节的东西。

问:想象中大学老师状态和实际上的有什么区别?

向昊天:学生时代读paper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些paper多么的有趣,这个结论多么的好,但是当自己开始做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个过程还是很艰难的。“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做学生的时候看到的都是“金子”,当了老师才发现做研究的过程是需要“千淘万漉”的,这是我对教职或者科研的一个理解的转变吧。

问:什么时候决定要回光华任教?

向昊天:我回国的意向一直是比较坚定的。我们这些光华毕业在海外深造的博士经常聊到,光华出去在海外读博的人回光华的想法,比其他学校出国读博的人回自己学校的想法要强烈得多。我觉得这源于光华的氛围和环境,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包括跟各位老师之间的交流,是一个融洽的大家庭。

问:最想对现在的同学们说的话是什么?

向昊天:大千世界很精彩,各个职业都有各个职业精彩之处。我希望同学们在光华读书期间,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去跟老师们或者学长学姐们交流,找到一条合适自己的路,有可能像我一样,觉得科研是合适自己的路;对有的同学来说,可能去投行是适合你的路;当然也有很多其他的行业,都可能是最适合你自己的那个行业。希望大家不要浮躁,不要着急,慢慢沉淀下来,去寻找一个自己这辈子能够比较开心的生活状态。

35岁的光华,在一代又一代学者老师的“接力”中,一步步成长,以严格的学术标准、过硬的教学质量,成为亚太地区最优秀的商学院之一。这种“传承”,可以说发端于光华创始院长厉以宁教授,在他60多年的执教生涯中,他曾说过“最大的心愿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厉以宁:“最大的心愿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光华管理学院创始院长

在光华学子心中,厉以宁教授不仅是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学泰斗,更是德高望重的“厉老师”。195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一生治学当如此,只计耕耘莫问收”,是他60余年前留下的自勉。多年来,厉以宁教授传道授业,因材施教,桃李满天下,他的教诲不断激励着学生们奉献在中国经济改革的各条战线上。厉教授孜孜不倦,兴办商学教育,在北京大学和光华教育基金会的支持下,创立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并一直关怀和见证着这所商学院的成长与发展。

厉老师曾说:“我当老师当了这么多年了,问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我最大的心愿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轻人要记得:第一,要有自己的梦想;第二,要有坚持的力量,不能半途而废。进北大不后悔,留北大不后悔,教这么多年书不后悔。”

后记

光华“教”与“学”传承的故事还在继续!

这里的传承,不只是曾经毕业于或就读于光华,更在于一代又一代的学术菁英,愿意加入光华。他们认同“因学术而思想,因思想而光华”的价值观,用科学理性的方法研究中国问题,践行“创造管理知识,培养商界领袖,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

这里的传承,也不只是“来光华”,还在于“从光华,到世界”。学院一直以来,用对标世界主流研究型大学的博士生培养方案训练学生,旨在培养高水平的青年学者,加快他们走向国际学术舞台的步伐;立足新时代中国,遵规范的学术标准,循前沿的科学方法,做世界水平的中国学问;以学术为根,把光华建设成中国的世界级商学院。截至目前,累计有50余位光华毕业的学者在中国、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法国、日本等国的知名大学任教。


老师们,节日快乐!




分享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