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观点

从经济学视角看“元宇宙”风口

时间:2022年06月16日 10:38

自从facebook更名为Meta以来,“元宇宙”越来越受到企业和资本的追捧,不久前,谷歌在I/O开发者大会上就发布了新一代AR眼镜概念机,被有关人士解读为谷歌推进元宇宙战略的信号。其实,不只是海外的科技巨头,如今国内的百度、网易、腾讯、字节等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开始布局“元宇宙”赛道。“元宇宙”一词更是出现在武汉、合肥和成都等地方政府所发布的新一年度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风口上的概念,我们邀请到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人工智能与社会科学交叉平台负责人翁翕教授为你讲解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元宇宙与数字经济之间有什么关联?元宇宙带来了哪些机遇与挑战?元宇宙会给经济学研究提供哪些“好问题”?

Q1 什么叫元宇宙?

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首次提出了元宇宙的概念。2019-2020年,歌手Marshamello和Travis Scott先后在《堡垒之夜》举办虚拟演唱会,吸引上千万观众。2021年则被誉为“元宇宙元年”:3月,游戏平台公司Roblox在纽交所上市,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4月,芯片公司英伟达(Nvidia)发布了元宇宙虚拟工作平台Omniverse,CEO黄仁勋以逼真的1:1虚拟形象现身14秒,其所处场景亦为渲染出来的虚拟画面,他还展示了根据本人形象生成的虚拟人Toy-Me;10月,社交媒体网站Facebook宣布公司改名为Meta,宣布要全力拥抱元宇宙。

虽然目前并没有元宇宙的统一定义,但是公认元宇宙应具备如下基本特征:一是整合多种技术能力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二是人们以数字化身的形式,进入一个拥有完整社会和经济系统架构的虚拟世界;三是通过允许用户开放创作,实现持续不断的创新。总结来讲,我认为元宇宙包括以下几个核心要素:

1.虚拟身份:虚拟形象和虚拟身份是用户进入元宇宙的必备门票,捏脸和通用换装系统是元宇宙产品必备要素之一;

2.沉浸体验:戴上耳机和目镜,就可以通过连接进入由计算机模拟的另一个三维现实;

3.开放创作: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编辑,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实现持续不断的创新;

4.经济系统: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接轨,由虚拟人在元宇宙的经济系统中做决策;

5.多元场景:以游戏为抓手,吸引客户参与社交、教育、职场、娱乐、消费等多元化场景。


Q2 为什么元宇宙能火起来?

因为元宇宙结合了当下很多最顶级的技术。硬件层面有AR/VR技术、芯片、渲染技术等,平台层面运用了AI(人工智能)技术、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区块链技术等。


Q3 元宇宙所属的数字经济商业模式为何样?

如果元宇宙是一个游戏的话,只强调沉浸式体验就好了,为什么要把元宇宙设计得这么复杂?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困惑。在研究了很多数字经济的问题以后,我才慢慢理解到元宇宙如此复杂的原因。要回答这个问题,有必要先从经济学角度看待数字经济,因为元宇宙其实是建立在整个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基础之上的。

图1 数字经济的核心商业模式

上图是对数字经济的核心商业模式的一个简单总结,核心在于从流量到数据、到创新、到个性化服务的闭环。这个闭环涵盖了消费者、商户、机器和平台这四个主要的参与者。流量是数字经济的开端,消费者进入到平台,产生了流量,提供了原始数据;运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技术对数据进行开发、加工、建模、分析;以数据驱动创新;创新进一步赋能平台上的商户,商户又进一步给消费者提供个性化服务,吸引新的流量,这就产生了一个闭环。其盈利方式是通过有偿引流或个性化定价的方式实现流量的变现。总结来看,在数字经济系统里,有四个要素,分别是流量、数据、创新和个性化服务。

流量是数字经济的基础。流量是平台竞相争抢的对象,可谓“得流量者得天下”。什么是流量?流量背后反映了经济学上一个特殊的稀缺资源,即时间/注意力。手机可以统计人的上网时间,这个时间就代表他在这个手机上产生的流量,但是人一天只有24小时,这是不可能突破的硬约束,因此时间是非常重要的、特殊的、稀缺的资源。传统经济学理论假定人的注意力是无限的,可以关注到所有跟决策有关的因素,但这是不现实的。所以,数字经济的很多飞跃式发展实际上是与更好地帮助人们高效利用自己的时间有关的,例如在人工智能时代,购物不再需要搜索,而是大数据做智能推荐;再如短视频软件,能够更好地利用人们零散的闲暇时间和注意力这一稀缺资源。然而,我们国家目前面临着“流量见顶”的问题。14亿的中国人口中已经有超过10亿人在用互联网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争抢流量导致获客成本高企。未来能否产生新的流量、新的时间和注意力,从根本上决定了数字经济的发展空间。

数据是数字经济的核心。在大数据时代,数据是新的“石油”,是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的五大生产要素之一。数据的作用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紧密相关:以海量大数据为基础,结合人工智能相关技术,实现决策智能化。数据是规模报酬递增的,这使得数字经济呈现出网络效应、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等特点。

创新是数字经济的驱动力。创新是数字经济的核心特征:平台受助于数字技术,推动模式创新、颠覆传统产业。基于大数据的建模分析在创新中扮演了决定性作用,但以开源平台为例,创新模式正从聚合走向分散。未来可能会流行一种开放创新模式,即自我组织、去名利化,每个人的贡献可以被证实、可以撤销,由技术领袖决定行业的技术标准。

个性化服务是数字经济的抓手。个性化是商业的未来,所以元宇宙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依靠模式创新,平台可以更好地进行个性化精准推荐,满足用户的长尾需求。值得注意的是,个性化服务虽然能帮助平台能更好地吸引新流量,但也可能产生上瘾(addiction)、信息茧房(information cocoons) 、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s)等问题。

在数字经济视角下,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元宇宙。流量背后的注意力是平台未来竞相争抢的对象,而游戏是吸引注意力的法宝。通过虚拟身份参与经济相关任务,元宇宙不仅吸引注意力,更加创造注意力,从而放松有限注意力的约束。怎么创造出新的注意力?我认为数字人可能是一个很有效的手段,如果每个中国人都在元宇宙世界中有一个“数字分身”,那么我们自动地把注意力又翻了一倍,数字人扮演着重要的创造新的流量、创造新的时间的角色。元宇宙不仅仅是游戏,而是将游戏中的虚拟世界与实体经济接轨。未来数字人可在虚拟世界中创造价值,也会产生新的数据。通过开放创作,实现内容的子生产,可进而获取用户个性化数据,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元宇宙的这些核心特征其实都是跟数字经济的流量、数据、创新和个性化需求紧密相关。

Q4 元宇宙与数字经济的未来会怎样?

McAfee和Brynjolfsson在2017年出版的畅销书The triple revolution:Machine Platform中就提到,数字经济未来的模式是机器、平台和群众(芸芸众生),平台是连接机器和芸芸众生的中介。这两位作者认为,元宇宙是实现数字经济未来的重要手段之一。

图2 数字经济未来的模式


Q5 宇宙对经济学理论提出了哪些挑战?

在元宇宙世界里,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数字人,它是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有限注意力、有限时间约束的重要抓手。数字人实际上是人类用户在元宇宙的分身,一方面会呈现用户所期望的视觉形象并完成交互功能,另一方面也需要代理用户在元宇宙中做各种决策。在元宇宙中可以有虚拟的房产,数字人可以进行房产拍卖。同时,数字人是可以永生的,例如埃隆·马斯克的财富,在他去世以后,可以作为遗产留给数字人。一个能够理解分析经济活动,并做出正确决策的经济大脑,是数字人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数字人在虚拟世界中的决策与现有经济学理论分析中的现实世界决策有何不同,以及如何将虚拟世界中的决策和现实世界中的决策联系起来,都是未来需要探索的问题。

关于元宇宙值得研究问题是如何基于人工智能技术,赋予数字人以下能力:对元宇宙中经济和金融场景的智能理解分析能力;对元宇宙中经济和金融规律的自动挖掘及预测能力;在元宇宙经济和金融场景中,与其它数字人交互,合作及竞争的能力。此外值得关注的问题有,在隐私保护前提下,如何对数字人经济大脑的知识进行聚合及蒸馏等。

我希望产学研能够携手探索元宇宙的星辰大海。在研究方法方面,仅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更多是用行为与实践经济学的方法,并结合数学、心理学、计算机科学等多个学科的交叉研究。在这个开放创新的时代,制定技术标准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要抢占先机。

产学研携手探索元宇宙,最重要的是产业界要围绕数字人搭建一个开放的元宇宙平台;学术界从经济学、金融学、会计学、营销学、管理科学等各个角度对平台规则设计提供建议;平台搭建完之后,研究者就可用实验、理论、仿真、大数据等范式探索元宇宙世界中的经济规律。

教授简介

翁翕,现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长聘教授,“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他的主要研究领域为应用微观经济理论,信息经济学和组织经济学。他本科、硕士均毕业于北京大学,博士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他的研究成果发表或即将发表于国外顶级学术期刊,如Journal of Finance, Management Science, Economic Journal,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Microeconomics, 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两篇),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两篇),Economic Theory,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Organization, 和Journal of Economics & Management Strategy. 他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组织经济学理论与应用”。翁博士在科研方面曾获奖项有:2020第八届高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青年成果奖,2019中国信息经济学优秀成果奖, 2019厉以宁科研奖, 2017中国信息经济学青年创新奖,2017第十三届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2016中国信息经济学乌家培奖。


光华思想力”是北大光华的智库平台,旨在立足新时代中国,遵规范的学术标准,循前沿的科学方法,做世界水平的中国学问。“光华思想力”扎根中国大地,紧紧围绕中国经济和商业实践开展研究;提供政策建议和咨询,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研究市场规律和趋势,服务企业前沿实践;讲好中国故事,提升商学教育,支撑中国实践,贡献中国方案。



分享

010-62747111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2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