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观点

​张国有:人品是经营体高品质发展的基础

时间:2022年04月14日 13:32

内容提要:经营体的品质可评测的主要是产出品的品质。产出品是经营体所有经营活动的结晶。产出品的品质依赖于技术、规则和运用技术、规则的人及人的品质。人品是经营体高品质发展的基础。所以,高品质发展要落实在人的高品质上。国民经济的高品质发展要落实在国民的高品质培养上。

关键词:经济体、产品、人品、高品质发展


经营体是由经营者来经营的实体。企业、学校、政府机构等都是经营体。由总经理及其管理团队来经营企业,其产出品就是手机、面包、咨询等物质的或非物质的产出结果。由校长及其管理团队来经营学校,其产出品就是毕业生及其社会影响。由市长及其管理团队来经营城市,其产出品就是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公共规则等公共管理成果。

经营体的发展,其生存和更好地生存,核心不在大规模而在高品质,在于高品质基础上的规模发展。企业陷入困境,往往是规模超出了能力的限界,导致有序转向无序,引起混乱。这里想通过八个不同的经营体,集中探讨高品质发展的基础问题,侧重于探讨产品是经营体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而人品是经营体高品质发展的基础。

经营体高品质发展主要看什么?

经营体高品质发展主要看什么?主要看产出品。因为产品是高品质的结晶,是高品质评测的对象,是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所以,要看产出品是否是高品质,看产出品是否处于高品质发展之中,这是品质问题的着眼点。

产出品的高品质怎么评测?一是专业的基准评测。例如,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企业标准、国际标准等,不达基准者不准生产和销售。二是消费使用者的接受评测。例如,销售额、收视率、行业占有率等。达标的经营体很多,最终的评测者还是产品的消费者、使用者。三是品质优势持续程度评测,例如,产品使用过程中精度波动幅度、保质期、革新迭代、优势维持等。有的产品静态基准达标,一旦投入使用过程,质量值就保持不住;或者没有更新,使用者消费者不愿持续使用和持续消费,主要是动态中的基准优势保持不住。上述三条,第一条是高基准的坚守程度,第二条是消费者接受的广泛程度,第三条是品质优势的持续程度。产出品满足上述三条,产出品的母体(经营体)才可谓“处于高品质发展”之中。

至于如何坚守、如何满足用户需要、如何持续保持品质优势,那是高品质发展的着力点问题。正确的着眼点是正确的着力点的前提。所以,我们先考虑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再考虑高品质发展的着力点。

这里选择陕西省八个高品质发展的经营体典型进行调研分析。这八个经营体分别是陕鼓集团、陕汽集团、银桥乳业、石羊集团、陕文投集团、“长恨歌”歌舞剧、曲江新区、榆林榆阳区等。上述八个经营体分为四组,来看看它们各组的产出的是什么,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在哪里。

制造类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

第一组,先来看看两个制造类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一个是陕西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陕鼓集团”),始建于1968年,总部位于西安市莲湖区。成立之初的主要产出品是鼓风机。经过50多年的发展,陕鼓集团现在的产出是什么?目前看,主要是轴流压缩机等设备制造、工程承包、系统服务、能源设施运营、智能化业务等。其产出品不是一种,而是一个系列,从设备制造中衍生出了多种服务。企业的整体品质就分布在系列产品和系列服务上。如果有一种产品出了品质问题,就会影响集团的高品质发展。陕鼓集团秉承“为人类文明创造智慧绿色能源”的使命,向上向善从事经营,荣获“世界制造业创新产品金奖”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状”等多项荣誉。

另一个经营体是陕西汽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陕汽集团”),也是建于1968年,总部位于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最初的产品是军用汽车。经过50多年的发展,现在陕汽集团的产出是什么?目前看,主要是重型卡车、中轻卡车、客车、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微车、动力系统及关键零部件等。其产出品是各种类型的汽车,企业的整体品质也分化在各种产品及其服务上。同样,如果有一类车出了品质问题,就会影响真个集团的高品质发展。陕汽集团坚守“以用户满意为宗旨、生产同行业最优产品、提供同行业最优服务”经营理念,进入“中国制造企业500强”和“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榜”。

陕鼓集团和陕汽集团,这两个经营体的产出品,同属于制造类,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关键要看它们的产品能否坚守高基准、能否为用户越来越普遍使用、产品能否长期保持品质优势。这类产出的品质,除了看产品的静态特性外,更重要的是看动态特性,关键在于产品能够在使用中长久地保持高品质状态。

食品类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

第二组,再来看看两个食品类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其中一个是西安银桥乳业集团(简称“银桥乳业”),成立于1978年,总部位于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最初的产品是炼乳。经过40多年的发展,现在的银桥乳业其主要产出是牛奶粉、羊奶粉、常温产品、低温产品、瓶装奶等各种乳制品。企业遵循“奶品就是人品,质量就是生命”的经营理念,积极进取,成为全国食品安全示范单位、中国奶业D20联盟和国际乳品IDF成员。

另一个是石羊农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石羊集团”),创建于1992年,总部位于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最初的产品是油脂品。经过30年的发展,现在的石羊集团其主要产出是食用油、饲料、油菜籽、种猪、肉制品等。石羊集团坚持“科技领先、品质领先、效率领先、文化领先”的发展理念,谨慎经营,成为全国食品工业优秀龙头食品企业。

银桥乳业和石羊集团,这两个经营体的产品属于食品业,产品的品类、品牌很多,其整体品质也是分布在不同的品类品牌上,这些产品的高品质发展首先是产品对人的营养性及安全性。所以,食品类企业的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同样要看它们的产品能否坚守高基准、能否为消费者越来越广泛地受用、产品能否持续保持品质优势。如果奶粉、食用油等产出品出了品质问题,就谈不上经营体的高品质发展。所以,这两个经营体在产品品质上尤为用力。

文化类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

第三组,再来看看文化类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其中一个就是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陕文投集团”),成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西安市雁塔区。陕文投集团与上述四个经营体不同,其并不生产压缩机、汽车、奶粉、食用油等实体产品,主要从事的是文化类的投资与经营,面对的是投资项目,以及投资之后参与一部分项目经营,待投资收回后,再转投其他项目。所以,其主要产出是投资项目和对投资项目的经营,再有就是其中的投资效益。陕文投集团目前的投资领域,包括影视生产、文化旅游、文化金融、艺术文创、文化传媒、文化商业等。集团的整体品质也就分布在上述六个领域中。其中的影视项目,至2020年,投资制作或联合出品的影视剧已达60余部。集团坚守“让陕西文化走向全国、让中华文明走向世界”基本理念,曾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多个奖项,成为中国百强旅游投资企业。

另一个是个特别的项目,即实景歌舞剧《长恨歌》,它本身有经营团队,但经营体是陕西华清宫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论产出,《长恨歌》应该是华清宫文化公司产出成果之一。除此之外,华清宫文化公司产出还有舞台剧、华清宫景区、华清御汤酒店、研学项目等。现在考虑的不是华清宫文化公司的产出,而是《长恨歌》这部实景歌舞剧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长恨歌》以白居易长诗《长恨歌》为基础,创作成实景歌舞剧,并以骊山山体为背景,以华清池九龙湖做舞台,以亭、榭、廊、殿、垂柳、湖水为舞美元素,打造出“高高骊山上有宫,朱楼紫殿三四重”的真实意境。自2007年开始公演,到新冠疫情前的2019年底,累计演出3400场,吸引600多万观众,网上好评率95%以上。

陕文投集团和《长恨歌》项目,同属对文化类经营体的投资与经营。陕文投集团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主要看投资对象的高品质和投资项目经营的高品质,以及回报的高收益。而《长恨歌》虽然获得了很好的门票收入,但直接产出的不是门票收入,而是歌舞艺术的美、内容的善、背景的实等综合起来的吸引力,其产出的是吸引力。陕文投和《长恨歌》高品质发展着眼点,仍然可归结为文化项目投资和项目经营能否坚守高基准、项目及演出能否为观众所普遍欢迎、项目投资及经营的品质能否保持长期优势。陕文投在影视产品上的高品质影响,源于多年对高品质产出的重视和投入;而《长恨歌》有了前面的高品质演出及吸引力,才会有后面的高品质发展。

区域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

第四组是区域开发与区域发展经营体的产出及其高品质推进的问题。其中一个是西安的曲江新区的产出及高品质发展。西安市政府将51.5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交给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去开发经营。曲江新区的产出和高品质发展与上述六个经营体不同。既不是机械制造者,也不是食品开发商,而是个区域开发的经营体。经营主体是管委会,经营的对象是区域的开发。所以曲江新区实际上是曲江开发新区。问题在于,曲江开发区产出的是什么?应该不是产值收入,因为产值收入开发区平台上各企业的产值总和。曲江开发区实质上的产出,应该是招商引资的政策规则、运营资源的能力,以及通过政策与能力招引进来的会展、演艺、影视、动漫、出版传媒、文化商业、电子竞技、文化金融、文化项目建设、城市区域运营等多类别的企业与机构。将这些政策、规则、企业、机构安置在一个曲江这个区域平台上进行运营。这个开发性结果应该看作是开发区的产出。产值收入是各类企业的产值收入,虽不应是曲江新区的产出,但引进的企业数量是曲江新区管委会的功绩。当然,终了的区域产出还要看土地增值、区域产值和区域繁荣,但直接产出不是这个。所以,曲江新区产出的高品质,主要看招引对象的高品质、运营的高品质,以及导引出的区域高增值。曲江新区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总体上还是要看项目招引能否坚守高基准、项目服务能否为经营者、消费者所普遍欢迎、区域经营品质能否保持长期优势。

另一个区域经营体是陕西省榆林市的榆阳区,这是个基层政府辖管的一个区域。榆阳区的经营主体是榆阳区政府,其区域发展的基本要素是行政机构、地域环境和常住人口。目前的基本状态是:在榆阳区7053平方公里的地域面积上,生活着96.76万的常住人口(2020年数据);榆阳区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利用7000多平方公里的地域资源,使90多万民众如何生活和更好生活的问题。就这个层面,榆阳区产出是什么?按合理性来看,其产出应该是榆阳区区域内“民众的安居乐业”。这个说法似乎与通常说的不一样。我们看看,榆阳区现在着力推动的现代农业、特色农业、综合农业、生态农业、文化农业是为了什么?还有几个村的改革、区域的改革究竟为了什么?实质上,这些都是为了榆阳区民众的安居乐业,为了榆阳区民众更好地生存、更好地生活。我们现在看到的榆阳区2020年生产总值1001亿元、城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115元、乡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628元等,这都是榆阳区民众安居乐业发展的年度标志。所以,榆阳区的产出,其追求的应该是“民众的安居乐业”的高品质。这个高品质包括民众的就业、收入、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高品质。榆阳区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就要看区域内“民众的安居乐业”能否坚守高基准、政府服务能否让大多数民众满意、区域发展品质能否保持长期优势。

产出品的核心,不在“产出”而在“品”上。

上面四组八个经营体的产出,实体产品比较好界定,非实体产品不大好界定。无论哪种情况,上述产出品都是经营体经营活动的结晶、经营效益的依赖、经营体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有了高品质发展的着眼点,下面就要考虑高品质发展的 着力点。着力点涉及的问题比较多,这里想集中谈一点,就是在人品与产品的关联中,要将人的素养作为高品质发展的基础,将培养人的高素质作为高品质发展的着力点。

我历来认为,产出品的核心,不在“产出”而在“品”上。怎么认识产品中的这个“品”?经查典,品为众人,众人众口集聚谓品。集众人干什么?干事情。事情干的有什么能效,谓“品性”;在哪个等级,谓“品格”,坚守什么规则,谓“基准”。产品的关键是产出品中人的品性、品格、基准。我们上面看到的八个经营体的产出,其关键是蕴于其中的众人的品性、品格、基准。

品性、品格、基准是众人渗入到物质中、渗入到产出中的人的品性、品格、基准。人是品的主宰,品是产的灵魂。产品就成了人的品性、人的品格、人的基准的结晶。怎么能把个人或众人的品性、品格、基准集聚到产出上、成为产品?例如,八个经营体中,轴流压缩机,德龙汽车、银桥奶粉、石羊食用油、陕文投文化、“长恨歌”歌舞剧、曲江文旅开发、榆阳民众富裕等,都是各自平台上的个人、众人将自己的品性、品格、基准渗透到自己劳作的对象上,产出了高效能、高等级、高基准的产品。那么,你能从产品中看出人的品性、品格、基准吗?或者,你能把人的品性、品格、基准渗入到产出当中吗?八个经营体的当事人可以各自去体验,下面要说的是我自己经历或体会到的人的品质与产品品质的关联。

2010年我在德国柏林自由大学作学术访问。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工人在修补一栋大楼边角处脱落的砖块,他单腿跪地,单腿的膝盖处有工作护膝,跪地的地方有垫片,戴着手套,工具袋和材料袋放在旁边。调好了水泥,开始一点点工作,直到残破处修补的完好如初,整个过程规范有序。还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干活,没人监督。我看过不少一个人干活儿的场景。例如环卫工清扫小区路面,有的认真,有的马虎。马虎的将败落的树叶扫在路边的水道里,而不是集中起来运走。水道上面有铸铁栅格,扫进去外面看不见。路面看起来整洁了,但败叶却在水道里。同样是一个人干活儿,也没人监督。

除了一个人的产品,我们来看看两个人产出的产品。驾车的人都经历过“井盖苦恼”。城市过车道路上的井盖,有的平整,没有颠簸;有的凹陷,过一个颠一下。遇到井盖多的路,就一路颠簸。德国很少有井盖凹陷的情况,因为井盖装置的品质高。即使有凹陷,也会及时修整。我没有现场看过德国工人如何装置井盖,但看过一个德国视频。两个工人共同装置一个方形井盖,从开始砌座,到塑形、放盖、整理等有十多道工序。做成后,底座、井盖、路面严丝合缝,耐碾压、抗冲击、无颠簸。两个人一起干活,就有个技术、规则、诚实性的互相影响的问题。反过来,如果让没有经过严格训练、但垒过鸡窝的两个人来装置井盖,那就没谱了。刚垒起来还算平整,一过车,没多长时间,就凹陷。不但车颠簸,井盖噪音还挺大。若有人去现场观摩砌砖的过程和质量,也许能看到不少的鸡窝水平和鸡窝水平的井盖工。

我们再来看看众人集体产出的产品。我在德国的沃尔夫斯堡参观过大众汽车生产线。一部整车究竟有多少个零部件,没有人能说出个准数。有的说若细解到每个螺丝、螺母、垫圈、导线,其零件器件多达2万多个。权且如此。将这么多零件、器件、部件组合成整车,这是个典型的“众人”产品。其中的环节,有的由机器人操作,有的由人类人操作。机器人操作的规则和程序,完全内置在机器人系统中。人类人的操作,需要人严格执行操作规则规程。机器人可以做到一丝不苟,但人类人很难做到同一。人与人不同,总体品质很难完全一样。德国工人惯于按规程严格办事,能将2万多个零部件合成一部整车,其一丝不苟的程度优于其他国家,其产出的汽车的整体质量也优于许多国家。

品质上的“一丝不苟”与“一丝有苟”

德国经理告诉我,德国移植在其他国家的生产线,有的工人可能自认为不必要的情况下,私自放弃、忽视或遗漏一些操作环节。他说这不好,这将影响整车质量。我把德国经理说的这种情形,看作是“一丝有苟”。“苟”的一种解释就是马虎随便。在细节上的马虎随便,例如,螺丝紧度不够,导线装置不到位,少装一个垫圈,该清洁的部位没清洁等。静态整车看不出来,但车跑起来,尤其是行使一个时期以后,零部件匹配度、环境适应性等动态问题就出来了。整体架构中,只要有一个细点的品质不到位,迟早都会影响整体品质。

生产线的技术体系都一样,同样高品质生产线产出的产品,为什么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质量?主要原因是生产线上人的品质素质问题。基准上一个是“一丝不苟”,一个是“一丝有苟”,这就会出现品格等级不同,进而品性能效不同。这些不同的背后,实际上是对众人的严格要求和系统训练,是经过训练而形成的习惯行为的差别。

在德国,即使泥瓦匠,也要经过严格的工作操守和专业学校的训练。没有经过认证,不准上岗操作。我在德国的一个制造防腐蚀材料的企业考察,其中有个空间专门用于技术学院学生来实习时的操作间。德国法规规定,相关企业必须接收学生实习,政府给予企业补贴。政府和企业都极其重视对青年人的系统训练。这个企业每年有3-4个实习生名额。实习间有专门的设备、工具、器具、工作服、操作手册、工作流程、移动路线、各种看板、工作台等,配有专业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实习生全都按基准进行训练。在实习间合格了,再到现场操作。实习结束,有评定证书。在德国,企业招聘,一方面看在什么学校受过什么样的专业教育,另一方面看在哪些企业实习过、工作过。两方面放在一起,就能知道这个人的能效程度(品性)、等级水平(品格)、规则自律(基准)的情况。人一上岗操作,马上就能看出是否经历过规范性的训练。

好的品性、品格、基准,在人身上要达到自悟自觉自行,成为习惯,比较难。但一旦成为习惯,如同融化在血液里、浸透于筋骨中,那就可能成了须臾不分的本性,无论有没有人监督都是一个样。这里我要说到日本。2015年我到日本考察,住在日本的一个山庄。晚上9点,从山脚开会的地方要回到半山腰的住处,约有3、4公里的距离。平时有区间车来回送人,这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已经收车。几个人顺着路往上走。忽然一辆中巴从后面上来,停在几个人的旁边,车上一位日本姑娘问了情况,招呼大家上车,愿意送大家到住地。其中一位男士赶紧掐了烟,将其丢在路边的草丛里,上了车。谁知那位姑娘下车将烟头捡了起来,用纸包一下,放在自己的包里,说是到酒店放入垃圾箱。那位男士无地自容,连说对不起,其他人也愧疚地看着那位姑娘。

按说已经收车了,可以不接送任何人;车上不准抽烟,将烟头丢在路边,对外国来的人,似乎很正常;晚上丢的烟头,没有管理官员看到,可以不去捡。但完全出乎意料,日本姑娘不但例外地送人,还下车捡起了烟头。这就看出,姑娘的品性、品格、基准无时不刻地都产出在她的服务之中,对她来说,这很自然。如同日本民众对垃圾分类一样,也很平常。这些在有的场景中看作是特别高品质的表现,在另一个场合却是很自然很平常的行为。人的这种很自然很平常的高素质、经营体员工的这种很自然很平常的高素质,就筑成了高品质发展的长远基础。相反,人的一些不好的规矩、不好的行为、不好的习惯,主要是缺乏以规则为基础的系统训练。如果经营体做事过于功利,不及长远,终会遗患。

经营体的人品:以规则为基础进行系统性的训练

在企业、学校、政府机构等经营体中任职的人员,其品性、品格、基准哪里来?以规则为基础进行训练,而且是长期的系统的训练。没有这样的有规则的长期的培养、训育、练习,就不会形成习惯,经营体就缺乏一种向上的稳定的习惯性动能,推动经营体健康发展。

实际上,上述八个经营体中的各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技术规则和操作规范。各岗位成员必须按照技术规则和操作规范进行工作。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在这个在岗位上的工作习惯。这些稳定的习惯性的动作,直接影响其工作对象的品质、规模、成本和节奏。除了技术规则、操作规范以外,还有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职业道德,例如诚实、上进、节俭、助人、守时等。技术规则、操作规范、职业道德都需要进行培养、训育、练习,才能成为人的品性、品格和做人的基准。

以哪些规则为基础进行训练?企业的人品要依企业的规则训练出来。例如,陕鼓集团有陕鼓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陕汽集团有陕汽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银桥乳业有银桥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石羊集团有石羊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陕文投集团有陕文投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长恨歌”歌舞剧有其剧组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曲江新区有新区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榆林榆阳区有榆阳区规则训练出来的人品等等。

人品不仅仅需要企业规则的训练,还需要有公共规则的训练。公共规则,例如,垃圾分类规则、交通规则、比赛场馆看比赛的规则、音乐厅欣赏音乐的规则等,都是对国民品质的培养和训练。还有些是私则,例如家庭规则、自律性的规则就属于私则。规则训练的结果形成风气,风气形成行为环境,行为环境也是一种规范的力量,约束人朝着某个方向发展。家规形成家风,校规形成校风,党规形成党风,企业规则形成企业风气,公共规则形成社会风气。国民通过公则、私则的训练,成为训练有素的国民。国民的高品质构成国民经济高品质发展的基础。

人品的形成需要说教,但说教不是训练的依据。把说教转化成规则,规则是训练的依据。规则要规定做事的具体边界,犯规要受罚。规则须有罚则,按罚则惩罚,规则才行之有效。“节约用电”,这是说教,而“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要关灯”,这是规则。若发现没有关灯,就要惩罚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

在企业里,总经理经常作报告,要求大家善待客户、保证质量、改革创新等。报告是说教,尽管可以引导员工的理念,但不能作为训练的依据。因为员工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只有将善待客户、保证质量、改革创新变成可操作的条文,作为企业的规则,才可依规则进行训练。在国民素质上,我们积极倡导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包括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24个字的基本理念,并解释了12个词的基本含义和深远意义。这些概括和解释都非常好。如果将每个词下面再具体化为10多条规则,就有了践行的基础,国民就知道该怎么做比较好,行有依归。管理部门也可以依规则进行训练和监督。

企业高品质发展要落实在企业人的高品质上,国民经济的高品质发展更要落实在国民的高品质上。产品是经营体高品质发展检测的对象,而人品是经营体高品质发展的长远基础,国民素质更是国民经济高品质发展的长远基础。所以,国民经济的发展要转向以国民素质为基础的轨道上来,经营体的高品质发展也要转向以产品-人品为基础的轨道上来,如此来推动中国的现代化成长。


备注:

[1]此文的内容曾以“通过八个经营体,探讨高品质发展基础”为题,刊发于2022年第四期《企业管理》杂志上。此文是对陕西省一些企业、开发区、地方政府等八个经营体在高质量发展方面的一些看法。八个经营体中,作者有一半亲历调研过。

[2]张国有,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部前主任,北大前副校长

[3]八个经营体是陕西省的陕鼓集团、陕汽集团、银桥乳业、石羊集团、陕文投集团、“长恨歌”歌舞剧、曲江新区、榆林榆阳区等。


分享

010-62747111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2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