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柱产业管理升级和创新商业模式研究

效率决定城市未来!北大光华首发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

时间:2018-06-29

点击获取:北大光华《2018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报告》

不同城市的人同时在网上下单一份日用品,哪个城市的人可能最先拿到?

对于这一问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以下简称光华)于6月21日首次发布的《2018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给出的答案是上海。

在该报告中,物流效率指数反映了城市货品流通速度,上海、杭州、深圳、北京位列前四名。

物流效率指数只是光华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的一个分项。整套指数包括:光华新零售城市发展综合指数、生产效率指数、物流效率指数、服务效率指数、交易效率指数、环境效率指数。

“上北深杭”,位列

光华新零售城市发展综合指数前4名

以数据为核心的新零售升级对经济的拉动是全方位的,新零售可以解决城市商业低效率的问题,并带动城市的科技创新和技术变革,增强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进而获取长期的竞争优势。

一个生锈的轴承尽管还可以转动,但摩擦很大;一个充满低效的零售系统尽管还可以运行,却极大地浪费着一个城市的资源。我们可以给生锈的轴承上油,也可以给低效的零售带来改变。上油之后的轴承能够获得行驶转动中的速度优势,同样的,用数据和科技为零售“上油”的城市也会获得竞争中的速度优势。这是研究团队成员雷莹最喜欢引用的一个例子。

新零售在不同的城市如何改变着当地的商业效率?全国各大城市在以新零售为抓手的效率提升方面表现如何?《报告》一一进行了解答。此《报告》的研究对象涵盖了全国31个省会城市及5个计划单列市。

在光华新零售城市发展综合指数中,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广州、成都、武汉、南京位列前八名。具体到每一个细分项的效率指数,各个城市在不同分项上各有所长。比如北京在生产效率指数上排名第一,但在物流效率指数和服务效率指数上低于第一名是上海,在交易效率指数上则低于第一名深圳。

五大效率指标,反映城市竞争力

零售生态系统包含五个核心要素,即生产、物流、服务、交易和环境。研究团队通过衡量各个城市在新零售背景下的生产效率、物流效率、服务效率、交易效率和环境效率,来反映城市竞争力。

对此,项目的牵头人、北大光华副院长张影教授解读说:“任何在生产、流通、交易以及消费环节当中所产生的低效都会降低成个系统的效率。所以新零售指数其实是反映效率的提升。从生产环节到消费环节,产品传导中的低效来自于物流、服务体验、支付方式等多个环节;从消费环节到生产环节的低效则来自对需求信息的收集、储存和反馈方式,生产商对数据信息的处理方式。此外,零售从来都不是处在真空当中,一定是有它的社会环境,包括社会关注度、政府关注度和支持力度,加在一起是零售的生态系统。”

研究团队在筛选影响每一个要素的具体指标时,也是紧紧围绕“效率”二字。

“比如我们衡量城市的生产效率时,不仅仅考虑城市有没有机床,我们更在乎的是相关指标反映到零售生产当中和商业的协同效率,这体现了城市的信息处理能力、结构调整能力,以及城市的未来。”张影说。

《报告》显示,研究团队衡量城市生产效率的指标包括人才流入情况、云计算用户数和云计算服务量,城市的生产效率越高,即生产能力越强,科技水平更高,城市的产业竞争力也越强。

衡量城市物流效率的指标包括物流时效、物流网点数和人均快递柜数量构成,反映了城市物流基础设施和时效情况。

衡量城市服务效率的指标包括新业态数量、外卖门店数和品牌智慧门店数,反映了城市新商业业态发展水平,服务效率指数反映了新零售给消费者带来的体验和商家的运营效率。

衡量城市交易效率的指标包括线上零售交易额占比、电商用户渗透、进口商品渗透、老字号品牌电商化以及线下移动支付比例,交易效率能够反映消费者对商品的搜索成本、购买成本和支付成本。

衡量城市环境效率的指标包括社会对新零售的关注度、政府工作报告中对“零售”和“消费”提及次数和电子政务发展情况。城市居民对零售效率提升的需求增大、政策支持力度增强等都能够带来零售全链条的效率提升。

“把研究意义传导到社会中去”

在发布这份报告的同时,光华也举办了新零售发展研讨会。参会者包括: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路研究院流通产业研究室主任依绍华,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创新中心主任、高级城市规划师徐辉,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员、国家广告研究院研究员马旗戟,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战略总监程文强,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罗天昊,以及《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报告》研究团队成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系助理教授厉行、雷莹等学者。

研讨会现场

与会学者对新零售如何影响城市发展及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如何指导城市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张新红在研讨会上表示,在当今的数字经济时代,尝试用一套指标体系测量新零售环境下城市发展的效率,是研究问题的好方法。“将来的商业和城市发展都是靠数据驱动的”,《报告》抓住了这一时代特征。而且,《报告》从五大方面反映城市发展的变化,而不是简单地、孤立地看待零售业的发展,是很大的亮点。

马旗戟则提出问题:“指数报告是否具有引导作用?某一个城市能够通过新零售指数来理解这个城市的规划和构建吗?”他建议,把《报告》分享给各地政府以及不同的研究机构乃至互联网创新公司。“一定要把《报告》进行应用,也只有在这样,这一套指数体系才会更完善。”

张影教授在研讨会上回应说,发布该报告的初衷是为城市发展提供一些建议,各个城市通过对比相关指数,找到自己的不足,可以厘清自己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出改进。“比如说生产效率指数,它涉及人才、技术、条件,取决于教育、医疗、科技等一系列重要因素。大家会发现非常突出的就是北京,北京的教育资源、科技、医疗以及它对新鲜事物接触的程度,远远领先于其它城市。现在很多政府所做的事情,不管是‘抢人’也好,对城市基础设施如云计算的投入也好,都是在提升生产效率。排在后面的城市如果想往前看,能做的就是把基础设施建好,让人才愿意到这个城市来,住下来,待下去,只有普及基础设施,留住人才,才能提升城市的生产效率。”

由于光华是首次发布《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报告》,在研讨会上,也有专家对未来指数报告的研究和发布提出建议。徐辉认为,可以再加强跟踪很多特殊型城市方面,比如很多口岸城市的零售业是相当发达的。

针对以上建议,研究团队表示,接下来还将启动企业新零售研究,加入到明年的《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报告》中;研究团队的研究对象不会止步于商品的流通,还将研究人的流通。

“我们会继续思考如何将指标转化为政府的行为,把研究意义传导到社会中去,这才是研究的价值。”张影说。

北大光华新零售城市发展指数研究团队成员:雷莹、厉行、沈俏蔚、王锐、张影


分享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