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与管理

张一弛:在金钱与意义的十字路口,为什么需要对创新创业重新定向?

时间:2019-10-08

企业的首要任务是什么?和社会的关系如何界定?这些在企业界看来早已成定论的问题,正在被改写。

不久前,包括贝佐斯、库克等在内的美国近200家顶尖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发出联合声明,重新定义了公司运营的宗旨:股东利益不再是最重要的目标,首要任务是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其中包括积极投身社会事业,注重可持续发展等。

这样的理念转变,在创新创业领域也在悄然发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组织与战略管理系教授、创新创业主任张一弛撰文分析,社会企业和可持续创业才是大势所趋乃至历史必然。

● 什么是社会企业和可持续创业?

● 为什么要倡导这样的创业观?

● 创业重新定向思维,对当前中国创新创业浪潮有何重要启示?

不久前,张一弛教授带领同学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商学院参加主题为《创业的重新定向》的MBA国际商务方略课程。作为随行教授,他回顾了一周的学习和交流,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社会企业与“唯利是图”的企业有何相同和不同

社会企业是一个以解决社会问题或环境问题为主要目的,在市场上从事商品和服务交易的企业。

社会企业与“唯利是图”的私有企业的差别首先在于其“起点”和“终点”不同,即设立的目的不同和利润的去向不同。然而,就“中间”业务过程而言,社会企业与私有企业是同样要追求盈利的,这就使之区别于志愿者组织和慈善机构。

其次,社会企业有别于私有企业的另一点决定性特征就是“资产锁定”特性,即所有社会企业的章程都要求利润要再投入企业或者分配给所服务的目标社区,而非企业主个人、股东或投资人;在社会企业解散时,资产要再投入具有类似目的的另一个组织。

此外,社会企业对其所服务的目标社区的组建和管理要清晰透明,并与公共部门保持清晰的界限。

按照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指引,企业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链管理并进行重新调整。可以说,价值链中的各项主要活动和支持性活动都需要按照可持续发展理念进行重新调整。

为什么社会企业和可持续创业是大势所趋

社会企业观和可持续创业观,其先进之处在于跳出了传统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狭隘的利润最大化和价值最大化的藩篱,从强调为股东创造价值到强调为社会创业价值,重视为利益相关人负责,是对传统资本主义的扬弃。

首先,传统资本主义的发展理念导致的现实困境促使人们寻求未来的出路。近年来,即使是西方学者也已经注意到,当前世界上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的盛行和财富分配不平等的加剧,引发了社会动荡四起和自然生态危机的恶化;他们逐渐认识到,资本主义体制是建立在资源稀缺性和货币化配置资源和分配财富基础上的,通过对知识产权和对稀缺资源的控制来谋求利润的最大化,这导致了诸多问题;同时,新一轮技术进步比如人工智能、大数据和自动化等引发了生产率提高与人们福利水平之间的脱节。这些严重的现实困境清楚地表明传统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尽头,面向21世纪创业的新方向必然是为那99%的人们创造工作的机会,为他们创造值得期待的未来。

其次,传统企业发展的外部性引致的市场失灵,呼吁从更广泛和更长期的视角审视经济发展的逻辑。从经济学理论的角度看,创业的重新定向是外部性管理的必然结果。在传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需求与供给的互动以看不见的方式分配资源过程中会产生外部性。经济学中的外部性指的是在生产活动或消费活动的成本或收益问题上,社会承受的成本或得到的收益与生产者或消费者承担的成本或得到收益经常是不一致的,从而导致成本或收益的溢出效应或第三方成本或第三方收益问题,即带给第三方没有补偿的成本或没有支付的收益。因此,这种外部性可能是正的积极的第三方收益,也可能是负的消极的第三方成本。同时,外部性管理应该成为企业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

企业社会责任承担行为对企业而言也可以产生积极效应,因为企业可以通过提高企业声誉、促进员工生产效率、增强客户忠诚度、改进社区关系和进行风险管理来间接地提高企业的盈利水平。换言之,可持续创业与发展的理念是将企业自觉将外部性的影响进行内部化的过程。而且,企业将外部性影响内部化的过程需要制定以可持续发展为基础的战略。

创业的重新定向对我国的双创浪潮有何政策启示

首先,当前,我国存在对社会企业的定义不清、共识缺失、视野狭窄等现象。浏览相关新闻,四处可见的都是竞争思维,很少见到同理心、正念、诚心和意义感等符合创业重新定向的成分。同时,各级地方政府在发展本地经济过程中也非常重视鼓励创新创业,积极发展各式各样的具有潜在产业集群效应的高新区。

对此,美国百森商学院的艾森伯格教授的观点值得关注。他指出,世界各国政府的大多数刺激创业的努力都是浪费在实现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即想要创造另一个硅谷。他认为并不存在一个创建创新型经济的精确的唯一的模式。他建议各地政府不再仿效硅谷模式,而是根据当地条件打造生态系统;不要过度设计产业集群,而是帮助它们有机自然地成长。

从政府角度,我们可以把鼓励社会企业发展作为双创浪潮的重要组成部分,使社会企业成为创新创业的重要分支。以近年来在我国双创大潮中备受资本热捧的共享单车为例,在业界大咖呼吁共享单车因为旨在解决社会出行难题因此应该授予社会企业奖的论调仍然余音绕梁之时,共享单车作为一个现象却坠入了寒冬。可是,共享单车的残值却以非商业的公益模式在缅甸体现了自己价值。这些反差一方面反映了社会企业在我国的定义不清和共识缺失的同时,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创业过程中的视野狭窄的现象。

第二,创业的重新定向需要具有同理心的前瞻性领导力。社会企业和可持续创业代表着21世纪创业的新趋势,创业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商业活动,也是一个促进社会变革和推动社会进步的过程,要让创业超越传统的纯粹的经济意义。当前的后资本主义时代已经进入了富裕社会,积极采用新技术、新商业模式和新组织形式解决日渐加剧的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应该也必须成为未来创业活动的主旋律。这就需要社会发现和培养符合需要的领导者,建立领导力的新模式,让今天与未来的领导者能够具有同理心、正念和诚心。

因此,未来的企业组织需要具备SMART特征,即平衡社会、环境与经济关系的可持续(S),符合各方利益相关群体根本诉求的意义性(M),利于产业与社会变革的适应性(A),无条件地做正确的事情的责任性(R),以及通过坚持战略目标来持续创建显著声誉和社会资本的可信赖性(T)。

第三,创业的重新定向需要加强基于系统化思维的生态建设和文化培育。社会企业的建立与可持续创业的发展是一个过程,需要支持性的环境与生态,而这种生态系统包括人才、市场、政策、资金、文化和基础条件等多个方面,历史文化及其所影响的人才理念以及市场偏好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社会环境与文化生态,为后人建立历史悠久的符号与导向,坚持长期视角培育优秀传统。

第四,创业的重新定向需要每个人从我做起。社会不仅需要具有利他动机的企业,也需要具有仁爱之心的个人,这将可能是推动社会企业运动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建设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创业重新定向成功的基础条件。与社会企业相关的困境焦点是平衡自利的盈利动机和利他的公益动机,而利他目标在实现过程中通常是有具体指向的,也就是说在有利于某一个群体的同时可能会不利于另一个群体,因此这种平衡机制的成功运转需要全社会的理解和支持。虽然我们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社会企业家,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个体都可以为营造社会企业与可持续发展的生态贡献一份力量。

结 语

“当今,我们有很多人在金钱与意义的十字路口陷入困顿,感到迷失和无奈。可能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点像此刻这样需要我们扩大视野、拓展格局、启用创新思维。

如果说马斯克的火星计划是从科技的角度为我们探索未来出路的话,那么社会企业和可持续发展就是社会人文领域的火星计划,社会企业家就是第二种类型的马斯克。

一个时代结束了。新时代要走上正轨需要我们每个企业甚至每个人的重新定向。”

张一弛,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组织战略系教授。教学研究领域是人力资源管理和创新创业。研究成果曾发表于《管理世界》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等中外期刊。现任Human Resource Development Quarterly 编委。兼任光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中心主任和北大贫困地区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分享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