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与发展

北大光华金李:中国经济基本面向好,股权投资值得期待

时间:2017-11-20

中国经济面临哪些挑战?这对普通百姓的资产配置会产生什么影响?……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教授应邀出席第八届财新峰会,并在昨天上午的“2018多元资产配置与不确定性应对”圆桌讨论中发表演讲,对这些问题作出解读。

对于中国经济的态势,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首先,经济基本面是向好的。从资本市场的角度看,总体还是在深化改革,在稳健有序地向前发展。作为研究者,我们习惯于少说成绩,多警惕未来可能存在的挑战。

对中国经济、资本市场来说,第一方面的挑战是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包括以美国为首的贸易伙伴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经济复苏的速度,总体来说,他们的复苏越好,对外贸易环境就会越好,在贸易保护方面的措施就会不那么强硬。这方面有很多乐观的迹象,但也有一些令人担心的隐忧。比如西方主要国家经历了民粹主义复苏导致的政治上的变化,特朗普当选使得美国的业界人士和分析人员对美国经济的未来持有不同意见甚至隐忧。

我们的外部环境也包括“一带一路”国家。中国在对他们进行很大的经济投入,也希望能够随着时间推移能够开花结果。市场的开发往往是有时间的,所以在短期甚至中期内,我们的投入都很可能大于我们的收获。从长期说,对于改善外部环境,降低对以美国为首的成熟国家现有市场的依赖,降低未来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敏感性,这项投入都会有巨大的现实意义。

国内市场本身的经济发展,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发展,也仍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挑战。不管是党的十九大,还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大家都对这些挑战做了很多梳理,包括对中国整体杠杆率的担心,对部分国企情况的担心,对部分地区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引起风险的担心,等等。相信只要咱们有决心,这些问题都会逐步地化解。

我个人也非常关注资本市场外资准入的话题。基于自身发展需要,从长期来说,中国应该走向全面改革开放,与国际接轨。中国最初改革开放,既来自于自身发展的需求,也不排除以美国为首的贸易合作伙伴的期待。我们在2000年加入WTO,也充分享受到了WTO红利。中国的资本市场开放比较慢,主要是因为过去顾虑比较多,国内金融监管在各方面还与国际上有较大的差距。一旦过快放开,反而是欲速则不达。我认为,加快金融改革是我们的长期目标。周小川行长在这次会议上表达了强烈愿望,体现机构愿望,体现他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尖兵的想法。我希望改革快一点,但作为学者,也看到国内还有很多金融、资本市场上的问题和矛盾,过快改革有可能是拔苗助长。

中国传统资本市场的问题在于,这还是一个以银行为主的市场。在近40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历程里,银行资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是功不可没的。现在经济本身在升级转型,资本市场的融资方式也可能需要去做更多调整。

股权市场的发展,不管是公募市场还是私募市场,应该说是对银行融资方式的补充。国家层面上的各种新政策都在有利地推动这个市场的发展。我有很多时间在做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梳理,从中国普通百姓、家庭角度看,人们对于股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等股权投资方式,抱有热情但仍然心有余悸。部分原因在于,在过去较长的时期内,股权市场波动性非常大。非专业人士感觉参与到股权投资市场的风险比较大,即使是一些专业机构、专业财富管理人员在动员他们的客户去进行大量股权投资的过程中,往往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有底。这就导致人们还是依赖银行。

这种现状肯定是会被打破的。部分动力在于,债权投资或国内固定收益产品投资的回报率在相对下降的,长期回报率想比通货膨胀率高5%是很困难的。这会促使人们通过更多股权投资的配置来提升总体的回报率,使得家庭能够长期享受到更多的财富增长带来的财产性收入。

目前,包括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在内的相关部门都在大力推动股权类投资。我从财富管理的角度提个建议:做资产配置,不要依赖于单个股票、单个依托产品,因为单个产品的风险波动性非常大,可能会出现亏损,甚至引起严重问题。做一个有20种产品的资产篮子的话,即使有两种产品出现问题,整体收益应该还是平稳的。


金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讲席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管理案例研究中心主任,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国家千人计划获得者。曾任哈佛商学院金融教授兼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执行理事,现兼任牛津大学商学院金融教授(终身教职正教授兼博导),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