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与发展

刘 俏:供给侧改革下的金融改革要义

时间:2016-06-14

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共同主办的“2016陆家嘴论坛”于6月12日至13日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挑战与金融变革”。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EMBA中心主任刘俏教授表示,金融体系或者下一代金融体系,应该能够帮助我们中国的企业提升资本的使用效率。

金融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中国目前最大短板

供给侧改革下的金融改革要义是什么?现在讲的比较多的一个术语是“供给侧改革”,最近一段时间,政策的主题在于“三升一去一补”。个人理解,其实金融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中国现在最大的一个短板。我们过去35年高速发展过程中,应该说,金融起到很大的作用。大家知道,我们每年高达GDP50%的固定资产投资,通过金融体系这样一种中介、这样一种方式得以实施。改革开放前35年,中国成功使得6.2亿人口摆脱了贫困,GDP保持每年9.8%的增长速度。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政府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中国的企业家、中国金融体系都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

刘俏在2016陆家嘴论坛

但是同时看到,我们是以一种比较粗放的方式推动发展。金融中介的方式比较简单,透过一些例子可以看到这个过程。比如说,35年高速发展,大家知道一个事情,基本上是一个以要素的投入、投资拉动的一种增长,效率本身并不高。可能国人比较关心的一个数字,是每一年中国企业进入全球财富500强企业的数字,去年一共是有98家企业。再过一个月,今年的数字会出来,我相信不出意外,中国数字会突破100家。财富杂志本身是按照规模来排名的,我们大部分是规模企业。但是同时,在创造价值方面表现突出,中国进入排行榜的企业是以占据着生产要素的企业为主。

我们看A股市场,市值最大的十家企业里面,有8家金融机构,有2家石油企业。前十大企业是跟生产要素相关,而这10大企业里面有9家是国有企业,只有一家平安集团可能算是民营企业。这样一种企业架构本身反映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整个经济发展的思路,应该是以规模导向,以要素投入为导向的发展,本身在历史阶段起到应有的作用,但是现在来讲,应该到了改变的时候。因为我们讲到债务问题,讲到产能过剩问题,从这些角度来看,可能适合前35年高速发展的金融体系本身到了一个该改变的时候。

金融体系需帮助中国企业提升资本使用效率

从供给侧的角度来讲金融改革的要义是什么?很简单一句话,金融体系或者下一代金融体系,应该能够帮助我们中国的企业提升资本的使用效率。或者换句话说讲,比如说未来讲中国最大的十家上市公司,我们看到的结构可能跟美国是一样的。美国前三名分别是苹果、微软、谷歌,我们前三名分别是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如果改变这种体系,必然要适应经济成长的金融体系。

怎么做?我个人理解,大家可以思考一个数字。我们去年整个金融行业的附加值占到GDP的8.5%,今年第一季度整个金融行业占到GDP附加值的9.5%。金融体系比较发达的美国,在过去130年时间里,整个金融附加值占到GDP的比重在4—6%之间。2007年曾经到过8%,紧接着爆发了金融危机。美国人觉得金融产能太厉害,要把金融占的比重打下来,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

中国金融行业中介过程环节太多,效率低下

中国现在整个金融行业占到GDP9.5%,并不意味着中国的金融发达,而是意味着整个金融中介过程中有太多的中间环节,整个中介效率非常低下。这种情况下,每一个中间环节都有收费的基础,从而使得所谓的金融领域的价值附加占到GDP9.5%。英国是一个老牌金融大国,英国去年是9.5%,而中国第一季度9.5%,但是中国的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是什么样的程度?大家可能都能感受到。从这个角度讲,这是很尴尬的事。一方面我们产能过剩,也就意味着不该占GDP这么多比重,不该有这么多金融业从业人员;但是另外一方面,又感到中国经济生活中金融非常稀缺,有大量的个体、有大量的企业得不到金融强有力的支持,在这个里面苦苦支撑。

从这个角度来说,到底在这样一个时代,在一个不确定的时代,金融该怎么发展,机会在什么地方?我想答案很简单,如果我们的金融机构真正思考这个问题,怎么把稀缺的金融资源以简单、直接、有效、低成本的方式配置到经济活动中最有活力、最有创造力的地方来,这样中国金融改革的成功就指日可待。就讲这么多。

论坛现场

刘俏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

EMBA中心主任

金融学教授

(本文由EMBA中心根据刘俏教授现场演讲记录整理)

分享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