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李:"中国式财富管理"起航-北大光华管理学院

光华观点

金 李:"中国式财富管理"起航

时间:2018-06-07

中国经济金融的系统性风险

中国在最近一段时间,不管是2017年年中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还是十九大对中国现在的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判断,我们经常提到的几个系统性风险,包括:部分地区的房价快速上涨,实体经济本身的融资贵和融资难问题,部分企业和地区的杠杆率过高。这些问题我们认为根本症结,也是最重要的症结,当前中国经济可能过度依赖于把投资性房地产作为财富的主要储值工具!

我们也是希望通过对中国式财富管理的市场的梳理,把中国现有的金融和经济中重要的问题,从财富管理的角度做一个重新的理解,也试图为解决接下来的问题,找到一些独特的解决思路和路径。

首先,需要理解中国财富管理的现状。过去15、16年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房地产市场和相应的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狂飙突进的发展,但是,财富管理的行业仍然处在早期发展阶段,虽然市场发展速度很快,但总体仍处在自发、无序、野蛮生长的状态。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和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还会遇到更大的政策监管带来的不确定性,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不是仍然能作为财富管理中巨大的储值工具之一,现在有巨大的问号。这些都会对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带来隐忧。

财富管理解决什么问题?

从财富管理的参与者,财富家庭,大多数是第一代富裕者,因为我们的父辈没有太多的财富,中国第一代有不少财富是需要管理的,而且在全民范围内需要讨论财富管理的问题。我们的创富能力很强,但守富能力还不够,我们管理财富的能力亟需提高,我们对财富行业的理解也不是很到位。让人们能够形成正确的财富观,这是我写书的初衷之一。另一个角度,财富管理的机构在十多年里获得了迅猛的发展,但很多从业人员是半路出家,自己也在迅速学习和提高的过程中,对低端、中端、高端到未来的发展还处于了解的阶段,还亟需认清市场发展的规律做到提前布局。这一系列的问题促使我写《中国式财富管理》这本书的初衷。

首先,把财富和财富管理做一个简单的定义。什么是财富?财富在我看来就是对未来的购买力或者是消费能力的储存。首先强调的是未来,当期不适用,未来用的,或者自己不消费,用来交换别的消费品的所谓的购买力。这个定义和坊间各种其他的定义,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但是我想强调财富管理作为现在讨论的一种商业上的模式,真正拿它做什么,为什么要对财富进行管理。财富管理的目的何在?简单地说,财富管理是实现财富本身的保值、或者是增值。最大限度地满足当期需要,并且保有和提升未来的购买力。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在一生中可能会获得各种各样的收入,父母给的,自己在工作中挣的,各种其他的因素所得到的收入,如果进行规划,有各种各样的大目标和小目标,怎么能够把所有的资源,所有的收入拿来实现自己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目标,最终实现人的一生中最大的满足感、幸福感?这就是对于一个人的财富管理问题的梳理。

对一个家庭或者是家族来说,也同样有财富管理的问题。现在有什么样的资源,未来会有什么样的资源,怎么把这些资源进行有效的配置。比如说家族的前辈们为了让后辈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省吃俭用变成其他的投资,投资在孩子的教育上面,让自己的孩子们未来获得更多的购买力和更多的财富,这就是财富管理具体的一种表现形式。对企业来说,也有财富管理的问题,甚至对一个地方政府,也有财富管理的问题,怎么把林林总总各种可以使用的资源充分调动起来,最大限度满足一个经济体,不管是企业、地方政府也好,各种不同的大大小小的目标。

总结来说,财富管理就是设定一系列的目标,调动各种资源,利用各种可以使用的手段,最大限度实现这些目标,从而获得最大的满足感。

为什么要进行财富管理?什么是好的财富管理?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是否有意识进行财富管理,带来的差异是非常巨大的。财富管理可以极大地提升经济个体,不管是人、家族、企业甚至是地方政府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的幸福感和满足程度。另外,十九大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换一个说法,也就是人民群众近乎无限的需求和有限的资源之间的矛盾,怎么去权衡取舍,怎么去把这些需求排出一个轻重的序列,利用有限的资源尽可能满足,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富管理所最终需要解决的问题。

从这种思路看,和今天普通老百姓心中的财富管理是差很远的,甚至很多管理机构也不太会用这种方式梳理。财富管理的价值观,我们叫财富观。

那么,什么是好的财富管理?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本身是在快速发展,财富人均和总规模都在快速发展,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得益于中国在过去若干年实行的总体上来说“富民”的国策,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和新常态带来的新的需求,带来了很多民营家族企业从原先的制造业向资本市场的升级转型,也带来了财富管理行业的快速发展。这个行业未来有巨大的上升潜力,市场本身在快速的变化和提升中。总体说来,我们大部分是第一代财富人群,我们创造财富的能力远远超过管理财富的能力。

现状分析:2000年以来中国中产阶级财富增速超过330%

上图是招商银行和贝恩资本每年做的中国财富市场需求调研,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预计民间可投资财富总规模188万亿人民币,是中国GDP的两倍还要多,年化增长的速度超过20%,下面还有具体若干个不同的种类,比如说最大的一块,现金和银行存款,第二大块是投资性不动产市场,第三块是资本市场的产品,包括个人可以购买的股票、债券、新三板所有的资产,但这里面也有很多的问题,我之后的分析中会提到。

中国的财富市场在快速增长,是GDP增长速度两倍半到三倍的速度,未来的增长速度还会继续快速增长。再看看中国成人人口平均每人占有的财富规模,从2000年每个成年人5千美元,一路上升到今天的超过25000美元。中国的财富规模相当于全球来说也是非常庞大的。瑞信研究院以美国当地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的净财富(按2015年年中的价格计算)的基准来界定中产阶级成年人,并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购买力平价值系列,按本地购买力计算,得出其他国家的等值中产财富范围。按照这种算法可以得出,在2015年中国的中产阶级虽然仅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但按绝对人口计算却是全球最多,达1.09亿名,超越美国9200万名的中产阶级成年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过去十多年的中产阶级所占有财富的总规模是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增长速度最快的,2000年以来增速超过330%,这相当程度上得益于中国加入WTO,中国经济融入全球经济所带来的效应。

财富的快速积累使得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财富国家,不光是最高端,中端的财富人口也在快速崛起。随着中国2020战略的顺利完成,到2020年,人均财富在1万到10万美元之间的成年人口将达到整个中国成年人口的一半,从而标志中国小康社会的基本建成。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到全民理财时代!

银行存款和投资性房地产占财富储存规模的60%

这么大的财富规模,财富管理有用吗?当然有用。

由上图我们可以看出,中国民间最大的两个财富的储存工具,分别是银行的存款和投资性房地产,加起来的规模超过60%。这里面存在巨大的问题:很多人担心银行存款甚至跑不赢通胀,从实物购买力来说是缩水的;十九大以后,对中国投资性房地产未来的发展,有巨大的政策上的不确定性,未来投资性房地产是否仍然能够作为中国民间财富储值最重要的工具,应该说是见仁见智。但是,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或者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并没有准备好,没有开发出其他的有效的能够替代投资性房地产的财富储值工具。所以,老百姓一方面说不大敢把钱投到投资性房地产里,但另一方面,他们又很无奈,你不让我投在这儿,往哪儿投呢?证券、股票、债券、新三板、VC、PE、古玩、字画都投过了,没有什么平均的风险收益比超过投资性房地产的,还有一些投资不让我干,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有效、更好的投资的板块。但是投资在房地产上面,所带来的问题,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凸显出来了。

年化收益率提高2%,一年多两个多月工资

投资管理、财富管理对普通人有用吗?还是说只是少数人关心的问题?这个答案当然对普通人来说也非常重要。

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如图,按照2016年中国居民家庭收入来看,中等收入家庭一年有8万多块钱的收入,月收入7200元,同时,普通的中等收入家庭所拥有的财产,最重要的是来自于自住的房地产,财产或者说是财富的平均规模是12.7万美金,折合人民币是80万左右。如果这80万元每年的年化收益率多2%,一年收入就能多1.6万元,相当于多出两个月多的收入。

之前我们提到,中国老百姓的钱大量放在投资性房地产和银行存款,未来在投资的收益和风险结构上改善的空间有很大。换言之,如果我们做一些适当的优化,是能够做到在风险不增加的情况下平均使得老百姓的财富每年的收入增加1%到2%。这1—2个点的收入,平均一家人相当多了1—2个月的工资,中国GDP则要增加2%到4%,因为我们前面提到民间财富规模是中国整个GDP的2倍还要多。今天我们的GDP增加一个点非常艰难,但由于我们财富管理没有做到足够优化,每年带来是2%的GDP损失。这里面是有巨大的利益空间的。

缺少财富管理的一般指导原则和正确的财富观

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过去十多年随着房地产市场快速发展而不断发展起来的,房地产接下来作为财富储值工具将受到严重的挑战,财富管理市场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

随着市场本身的升级转型,很多问题暴露了出来。财富管理首先缺乏的,一是一般指导原则,其次正确的财富观念。针对过去十多年财富家庭和财富客户,财富机构、专业从业人员往往以推销产品的方式和自己的财富客户打交道,很少有人想到财富管理是对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终生的规划、全面的规划。一般的指导原则和正确的财富观怎么建立起来,对接下来中国财富市场的发展是意义巨大的。

我在此简单列一些财富管理的一般的指导原则。

生命周期理论,这是在成熟市场上非常主流的思维方式,这是弗兰科·莫迪利安尼(FRANCO MODIGLIANI) 提出来的,他最终获得198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用来解释长期的时间序列的财富管理的需求。

金李

北京大学讲席教授,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兼任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管理案例研究中心主任。金李教授亦是全球公司治理联盟的董事和科学委员会成员。曾在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从教10余年,是中国政府“千人计划”的引进人才,亦是英国政府“杰出人才”殊荣的获得者。他的研究专长在于新兴市场金融领域,讲授企业财务、公司治理、资本市场及相关课程。

《中国式财富管理:不可不知的未来财富管理知识》





分享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