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学院新闻

2017北大光华西南论坛暨成都分院落成仪式在蓉举行

时间:2017-08-21

在2017上半年全国经济增速版图中,西南地区表现抢眼,各省市增速全部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新常态下,西南如何才能保持发展势头,实现弯道超车?企业如何综合治理与变革,政府和市场关系如何重塑,政企学各界又当如何通力合作,激发更多活力?8月18日,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起并主办的“2017北大光华西南论坛”暨成都分院落成仪式在成都举行,围绕这些热点难点议题,来自政界和商界的嘉宾与北大光华教授一起进行了深度探讨,为西南地区的发展建言献策。

四川省成都市政协副主席、天府新区成都党工委书记杨林兴,以及北大光华院长刘俏教授进行了开幕致辞;全国政协常委、北大光华名誉院长厉以宁教授进行主题演讲;北大光华教授、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北大光华特聘教授、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徐宪平,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邹磊,以及北大光华副院长、金融学教授金李,围绕“改革的四梁八柱和企业发展新道路”这一主题进行了高峰对话;北大光华副院长、市场营销系教授张影,北大光华市场营销系副系主任沈俏蔚教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经济局前局长、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金哲,以及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则围绕“破题共享经济”进行了另一场高峰对话。

成都分院将在西南经济增长极中发挥独特优势与功能

 

四川省成都市政协副主席、天府新区成都党工委书记杨林兴

杨林兴书记在致辞中表示,光华管理学院作为北京大学的商学院,代表着亚太地区的最高水平,是万千学子心驰神往的圣地。天府新区作为国家级新区,承担着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创新战略任务,肩负着四川转型发展、创新发展和成都优化空间格局、重塑经济地理的重大使命,正按照“肩负南拓重任、强化极核功能”的重大要求,依托成渝城市群、融入长江经济带、面向“一带一路”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示范区”。“我们期望也深信北大光华成都分院一定会发挥独特功能,在为天府新区导入新锐的发展理念、提供强大的智库支持、培养更多的精英人才的同时,也赢得自身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杨林兴书记说。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教授

未来,北大光华成都分院带来的支持与贡献,将从天府新区深入到整个西南地区。刘俏院长在致辞中提及,北大光华在1985年由厉以宁教授创立之后,在随后的32年时间里,在“培养商界领袖,创造管理知识,推动社会进步”方面有很大的贡献。他谈到,“2015年3月与天府新区管委会正式签订成立建设成都分院,两年多的时间我们看到了天府新区发生的变化,我们也深信在未来的时间里,成都发展会越来越好,四川发展越来越好,打造越来越好的中国新增长极。同时光华成都分院也会尽我们所能,弘扬光华的理念,为成都的发展,为西部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

厉以宁教授谈创新与观念转变

87岁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以“创新与观念转变”为主题,进行了一场长达90分钟的重磅演讲。厉以宁教授是我国最早提出股份制改革理论的学者之一。他提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非均衡理论,并对“转型”进行了理论探讨,厉以宁教授还主持了《证券法》和《证券投资基金法》的起草工作,这些都对中国经济的改革与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全国政协常委、北大光华名誉院长厉以宁教授

怎样看待当前的人才流动趋势?如何理解创新?如何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人假设是否适应当前的经济发展形势?厉以宁教授以这四个问题为主线展开讨论。

“引进资金,不如引进技术;引进技术,不如先引进人才。”厉以宁教授以广东吸引人才方面的探索为案例,分析指出,地方政府要想引进人才,一定要营造优良的市场环境,为人才提供发展空间,要给足优惠政策,该减税就要减税,该奖励就要奖励。此外,解决好人才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也是重要的,譬如职称问题、户口问题、家人生活和子女教育的问题,等等。四川作为内陆省份,需要的不仅仅是单纯引进人才和技术,而是要人才把家搬来,在这里扎扎实实地落地生根。因此,做好这些人才吸引工作,对于西南的开发是很重要的。

关于创新的概念,厉以宁教授指出:熊彼特在100多年前提出,创新是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这个概念适用于工业化初期阶段;目前,我们迈入了工业化的中后期,更重要的是信息重组。创新还应融合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力量。以成都为例,诸多大学和科研单位与企业家的关系还是较为疏远的,需要有中间人让他们更好地结合在一起。政府除了改善投资环境,还必须要打通企业家和发明家之间的关系。如今是资金追逐好项目的时代,这就需要大量有创意、敢创新的年轻人。这也是西南部发展的一个机遇。

针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厉以宁教授从供给侧和结构性两个角度给出了分析。从供给侧来说,改革有三个抓手,一是国有企业改革不能放松,二是民营企业要转型,三是要助力小微企业发展。为什么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厉以宁教授对比了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和英国的国力,提出重要观点:经济的结构要比经济的总量更为重要。因此,我们要改变过去单纯看重数量和速度的传统发展方式,转向看重质量和效率的新型发展方式。西南地区还应重视精准扶贫和市场化的结合,通过营销等方式提升农民收入。

最后,厉以宁教授讨论了经济人假设与社会人假设的区别,认为社会人假设更适用于当前的经济发展形势。经济人假设认为人是理性的,希望付出最低的成本,得到最大的收益;而社会人假设则更接近现实的人,注重协商、和解、分享、共赢。他回顾说,抗日战争时期,成都、重庆被日军轰炸得一塌糊涂,川军为国而战,不计得失;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多少人自愿参加救济、捐赠……“物质技术只能产生常规效率,超常规效率就来自于道德基础,懂得了这一点,大西南的发展完全有信心!”

高峰对话一:改革的四梁八柱和企业发展新道路

 

北大光华教授、北大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

高峰对话一由陈玉宇教授主持。“全面深化改革的主体框架基本确立,各领域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也需要标注出来,这样脉络才能更加清晰。一个政策好比一个纲领,四梁八柱是纲,能不能起作用这个纲很重要,但其实需要的是一个生态,使这些个政策能够跟经济当中所有参与者能够契合起来,有机地成长在一起。”陈玉宇教授对于这一环节探讨的主题分享了他的观点。“成都作为中国改革创新基地,在顶层设计确立的情况下,应当从哪些方面再做突破?”一开场,他就将问题抛给了徐宪平教授。

北大光华特聘教授、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徐宪平

徐宪平教授认为,成都作为国家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要在先行先试中勇于突破,创造经验。这一轮创新改革与以往不同,是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一次全面创新,可以概括为五句话:最重要的是理念创新先行,最核心的是技术创新引领,最活跃的是模式创新催化,最强劲的是业态创新拓展,最紧迫的是制度创新突破。他说,就西部地区、西部城市而言,首先是理念的创新。以前政府“抓大放小”,注重大项目、大企业,现在应当把创新型中小企业作为扶持重点;以前习惯于扩投资、建园区,现在必须重提加大研发投入、人力资源开发投入。他也谈到,成都正在推进知识产权综合配套改革,应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和运用,把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纳入失信记录,像银行对待“老赖”那样,不能住宾馆、不能坐高铁等,要有一些惩戒的硬措施,这可能比司法和行政保护来得更快。

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邹磊

政府管理要创新,企业发展也要创新。邹磊掌舵的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在四川的央企。“完善国有企业体制机制,转变我们的发展路径,由原先注重大的发展,转向注重创新发展。”在邹磊看来,同时也要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因为商业模式创新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必须把传统制造加上智能化,加上工业云,把互联网大数据等应用到传统制造业上。同时还要加上金融、加上服务,要实现这样的转变。

北大光华副院长、金融学教授金李

事实上,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绕不开投资,都绕不开财富管理。金李教授表示,财富管理对于成都乃至西南地区的发展大有可为。从投资端来讲,中国经济这几年有脱实向虚的倾向,有相当多的资源投资在包括金融、房地产等行业,这引起了很多问题,比如某些地方政府债务过度加剧,还有一些企业债务杠杆过高。当行业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后,政府需要对它进行一系列的梳理,让它更加可控,把巨大的风险点尽量排除,增加透明性。

随着中国经济高速的发展,政府总体上说来是一种藏富于民的国策,老百姓手里边的钱越来越多,怎么去盘活?金李教授分析,成都作为一个创新的重镇,有很多的企业,有些企业得到了很好的资金支持,但并不都是,还有大量优秀企业其实非常缺乏资金支持。除了通过国家原有的渠道,通过上市募集市场资金,通过银行的渠道,如果能通过财富管理去打造一个真正驱动资金多渠道的市场,他相信对于成都整个地区,乃至西南快速提升经济实力,具有巨大的战略意义。

高峰对话二:破题共享经济

北大光华市场营销系副系主任沈俏蔚教授

高峰对话二由沈俏蔚教授主持。她介绍了共享经济火热的背景后,向嘉宾抛出了问题:到底什么是共享经济呢?

北大光华副院长、市场营销系教授张影

张影教授强调,共享经济不应该是简单的概念套用,而应当具有更多创新和改变。人们要更多地关注“共享经济”下的产品,是否真正能提高商业和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企业能否从提高效率过程中获得收益。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共享经济的关键在于实现资源的最优匹配。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经济局前局长、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金哲

政府究竟该如何监管?在金哲教授看来,共享经济对监管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寻求一个平衡点。既要保护消费者,同时又鼓励创新,不能让监管成为有效率的创新的负担。否则,他们的成本上去了,反倒把效率抵消了。作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经济局前局长,她也提到,在美国,当行业有问题时,政府并不是马上跳进去解决。比如,优步在美国泛滥了,如果有太多人加入,每天能挣的钱少了,自然会有一些人退出这个职业。因此,新事物出来后给它时间看市场调整到什么程度,如果真的因为外部性造成的成本无法通过自身规律去调整的话,这时候政府要思考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做正确的干预。

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

戴威表示,对于现在提及的一些社会成本,共享企业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对于未来,他也期待政府能给予更多鼓励。他分享了一组数据,北京的公交车每天运送的人次是800万次,仅ofo一家每天就是400万次,看整个北京加油量降低5%,拥堵下降7%,这其实就是共享单车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价值。他表示,未来单车停车可能会收费,但是共享单车对这个城市的公共交通是有了很大的贡献。

张影教授进一步分析,作为公共设施的监管者,代替纳税人收取一些费用是合理的。同时如果把共享单车跟公交集团对等的话,也应该给予政策补贴方式。这样来看,政府在中间的作用是什么?政府监管的前提,应是确认在整个过程当中,谁对什么东西有所有权。此外,未来的共享经济,绝不只是一个实物,如果把小黄车就看作一个小车,它很难有特别大的发展,它背后有很多很多东西,包括数据,以及对城市交通的理想等。

本次论坛吸引了约400位来自相关行业企业与机构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到现场聆听,40余家来自西南地区的核心媒体对论坛进行了多角度的深度报道。“北大光华西南论坛”是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起并主办的高端学术论坛,旨在打造西南地区经济管理领域最有影响力的论坛之一。自2015年首届西南论坛成功举办以来,一直都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与广泛认可。

关于北大光华成都分院

北大光华成都分院天府新区校区盛大启用,意味着全新开始。北大光华的在职MBA项目已于2015年启动第一届招生工作。西南地区青年商业领袖和职场精英报考北大光华在职MBA项目,可以选择就近在成都分院就读。所有工作都由光华管理学院统一运营,统一管理。

成都分院还将逐步推出高层管理教育项目,为西南地区培养具有全球视野和本地经验的商业领军人才。此外,成都分院也将与各级地方政府在决策咨询、智力支持、人才培养、服务社会等方面开展校地、校企合作,共同推动区域经济发展。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