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寄语

离别赠言,话有万千,竟不知从何谈起。

蔡院长感慨“时光易逝、年华易损”,以“老人”自居的他,如今重读《老人与海》,受自己小女儿的启发,有了更深的体会与感悟。毕业典礼之际,恰逢此书作者海明威去世55周年之日(7月2日),感言从这一故事说起,是为缅怀,亦为寄语。

一片大海,一叶孤舟,一位捕鱼老人与一条巨型马林鱼激烈搏斗,与鲨鱼群抗争,最后带回的只是一架鱼骨。海明威讲述了一个命运的悲剧和英雄主义精神胜利的故事,而在蔡院长眼中,这个故事主角并非老人,也非大海,而是老人的学徒——马诺林,他是老人的希望和精神支柱。

蔡院长面对即将毕业的学子深情说到:“你们这么年轻,如此朝气蓬勃,全世界和未来都在你们脚下。今天我想起老人与海,因为你们就是马诺林这个孩子。你们是时代的主角。你们代表希望。我们给你们留下的世界,显然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就像老人带回来的只是一个鱼骨架一样。”但鱼骨并非无用之物,它是老人“一个人可以被摧毁,但不能被打败”的精神沉淀。

蔡院长寄望,年轻的马诺林们,传承精神,用更高的智慧,更坚强的意志,去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临别之际,他提及了三个期望。

【详细内容,请阅读致辞全文】

学生发言

毕业感言

毕业视频

  •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6年毕业典礼开场视频

  • 2016届北大光华MBA&MPAcc毕业典礼

  • 《忆光华》沙画

  • EMBA89 90 91班视频

  • EMBA88班毕业视频

毕业视频

2016毕业照片墙

远大前程

在光华度过的六年学习生活是非常愉快的,很遗憾我即将到达这段旅途的终点。
杨孟麟摩根大通
再回首,是一串充满酸甜苦辣的昨天:昨天,有我们在课堂上的争论。
付鸿博高盛 s&t
我们每天都在努力创造选择的权利,面临选择时,又需要有决断的能力;
亓悉蓉法国Essec管理学
从清华机械工程系到北大光华金融硕士,投资界驰骋十年。“公募基金”第一名人半创业,再出发。
杨德龙前海开源基金
在光华的学习帮助我更好地适应了大陆这个市场和环境;坚守诚信,便能让事情最终做得下去。
邱明乾家登精密工业
青春是无价的,大学时代的自由和理想,年轻创业者的激情与梦想,谁能说这些不是真正的财富呢?
杨铯SeSe婚礼王国
做企业需要价值观正向,也需要有正能量,我信奉《孙子兵法》中的“守正出奇”
王颖成都苑东药业有限公司
我相信,潇洒的背后一定都有充足的准备和尝试!
刘冲北大经济学院任教
从公职到下海经商,从掘金服装业到铁了心养猪,用感恩的心做放心的产品
符彦君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

永远的校园

燕园的美丽是大家都这么说的,湖光塔影和青春的憧憬联系在一起,益发充满了诗意的情趣。每个北大学生都会有和这个校园相联系的梦和记忆。

匆匆五个寒暑的学生生活,如今确实变得遥远了,但师长那些各具风采但又同样严格的治学精神影响下的学业精进,那些由包括不同民族和不同国籍同学组成的存在着差异又充满了友爱精神的班级集体,以及战烟消失后渴望和平建设的要求促使下向科学进军的总体时代氛围,给当日的校园镀上一层光环。友谊的真醇、知识的切磋、严肃的思考、轻松的郊游,甚至失魂落魄的考试,均因它的不曾虚度而始终留下充实的记忆。

燕园的魅力在于它的不单纯。就我们每个人说,我们把青春时代的痛苦和欢乐、追求和幻灭,投入并消融于燕园,它是我们永远的记忆。未名湖秀丽的波光与长鸣的钟声,民主广场上悲壮的呐喊,混成了一代人又一代人的校园记忆。

一种眼前的柔美与历史的雄健的合成;一种朝朝夕夕的弦诵之声与岁岁年年的奋斗呐喊的合成;一种勤奋的充实自身与热情的参与意识的合成;这校园的魅力多半产生于上述那些复合丰富的精神气质的合成。燕园有一种特殊的气氛:总是少有闲暇的急匆匆的脚步,总是思考着的皱着的眉宇,总是这样没完没了的严肃和沉郁。当然也不尽然,广告牌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招贴,间或也露出某些诙谐和轻松,时不时地出现一些令人震惊的举动,更体现出北大自由灵魂的机智和聪慧。北大又是洒脱和充满了活力的。

这里是我的永远的校园,从未名湖曲折向西,有荷塘垂柳、江南烟景,从镜春园进入郎润园,从成府小街东迤,入燕东园林阴曲径,以燕园为中心向四面放射性扩张,那里有诸多这样的道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那里行进着一些衣饰朴素的人。从青年到老年,他们步履稳健、仪态从容,一切都如这座北方古城那样质朴平常。但此刻与你默默交臂而过的,很可能就是科学和学术上的巨人。当然,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有更多他们的学生,作为自由思想的继承者,他们默默地接受并奔涌着前辈学者身上的血液——作为精神品质不可见却实际拥有的伟力。这圣地绵延着不会熄灭的火种。它不同于父母的繁衍后代,但却较那种繁衍更为神妙,且不朽。它不是一种物质的遗传,而是灵魂的塑造和远播。生活在燕园里的人都会把握到这种恒远同时又是不具形的巨大的存在,那是一种北大特有的精神现象。这种存在超越时间和空间成为北大永存的灵魂。

摘选自北京大学谢冕教授文章《永远的校园》

© 2016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