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周纪冬:经纪山川,历冬而春

发布时间: 2019-06-19

——专访光华管理学院本研校友、耶鲁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周纪冬

夏天的阳光直直地铺照在身上,远处是博雅塔,湖畔已是年复一年的翠绿,周纪冬站在光华新楼的露台上,身影融在这番景色里,相机定格下了这一刻。

周纪冬说,自从毕业后便忙于各处奔波,求学求职,几乎难有机会回燕园。此次回来光华学术交流,短短两日,讲座间隙在校园里走一走,变化很大,但隔了十数载光阴的青春记忆却愈发鲜活。

周纪冬如今在耶鲁大学任教,从事应用经济学理论相关的研究,是一位颇有学术前景的青年学者。经济学于他而言,既是一份能为他带来颇多成就感的工作,也是一片让他能够更好地认识与理解这个世界的透镜。在形而上的观照与具体的实践间执中而求,周纪冬向着学术的高峰不断进发。

 

六年磨剑,燕园一梦

 

四年本科,两年硕士,六载燕园岁月成为周纪冬在学术上生发的源点。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大师之谓也。”周纪冬感慨说,在北大上过大师们的课才真正理解何谓大师。周纪冬清楚地记着光华创始院长厉以宁教授讲授外国经济史的课堂,提纲挈领,透古通今。课上厉老师讲到自己著写的关于“英国病”的书,周纪冬读后甚为感叹,此书不仅观点独到,梳理严密,而且语言也极为漂亮,不冗不余,足见厉老师文字功底之深厚,“这样的功底是他们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儒雅,令我望尘莫及。”周纪冬赞叹说。大一时他还选修了中文系钱理群教授有关中国现代文学史的通选课,以此敲开了自己精神世界的大门。“课程中钱先生讲鲁迅先生的锐利和批判,启发我也养成了自我剖析和反省的思维习惯,使我从一个只知道考试的傻学生变成一个愿意反躬自省和具有人文关怀的人。”这种批判性思维对他的影响也贯之学术与生活的各个方面。

“就知识层面而言,我在这里受到的学术启蒙和训练深刻地影响了我之后的研究方向与方法。”周纪冬说,他犹记得自己大三时修了由当时的年轻教员马捷老师讲授的《产业组织理论》这一课程,其中讲授的博弈论基础知识常用常新,至今受用。并且,周纪冬在他学术研究中也继承了恩师衣钵。

虽然在北大光华求学的时光已相隔多年,但周纪冬说,那时光华的课程设置已颇具前瞻性,与西方先进教材和课程设置接轨,注重学生的思维训练和技能夯实。周纪冬说,无论是远渡重洋求学还是在海外执教,他总是习惯带着当时用过的一些教材,时常翻阅参考。那些陈旧的书页穿透时光,以笃定而理性的姿态赋予求知者知识的力量。

大四时,周纪冬任课程助教,因此有机会跟着老师做一些研究,朦胧中,周纪冬越发觉得学术研究与自己脾性相合,在老师的鼓励和自身的努力下,周纪冬开启了学术之路,从燕园出发求学英国再到美国,追求学术的脚步从未止息。

 

深耕书斋,海阔鱼跃

 

既在北大求学多年,又在海外高校深造数载,如今在海外高校执教,得益于四处求学的经历,令周纪冬在学术耕耘中能够拥有多元的能力和多方的思路。求学燕园让他打下了深厚的学术基本功,在此基础上,学会去发问,去靠近问题本身,去找到思维的突破点,犹如一颗颗种子播撒,经汗水浇灌,学术的良木蓬勃繁茂……

在2009年,也是博士后第一年,周纪冬与导师合作首次发表了自己的论文,此后他的文章已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Econometrica,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等多个国际顶尖期刊上发表,可谓是厚积而薄发。目前他还担任了包括RAND Journal of Economics在内的几个国际一流产业组织期刊的副主编。

谈及自己寻找研究选题的过程,周纪冬坦承这并不容易,毫无疑问是对学术挖掘能力的一项深刻考验。“在博士前两年修完课程后,第三年我开始找研究题目,每次花两三个月的时间确定一个题目,有时辛苦论证一番后发现价值不大后就要及时停止再寻找新的方向,这一过程还是相当苦闷的,但在经历这样的‘折磨’后,最终找到值得深入的方向时,那样的成就感也是无与伦比的。”

这种学术上的成就感是周纪冬在学术道路上不断前进的重要动力之一。或是徜徉于浩瀚的文献之中,纵有毫无头绪的苦闷,但某日灵光乍现,从中找到别人没想到或尚未解决的问题加以研究,“好似是在帮助拓展着人类认知社会的一丝丝边界”;或是从书桌抬眼望向身边的日常,睿智的思绪总能捕捉到生活和社会里的细节,从柴米油盐走向书桌,建模,推演……为自己的观察“自圆其说”,给生活做了一番独特的注脚,亦在时光的褶皱里藏下别样的印记。

谈及此,周纪冬分享了自己曾经在Management Science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这篇文章虽不是他最好的发表成果,但却是研究灵感来源于生活的一个好例子。某次,妻子告诉他,同一商品在不同超市的促销方式存在很大差异,同样是给予优惠,有的商家可能选择打7折,有的却倾向买三送一,还有的则选择给予积分返点。这一现象引起了周纪冬的思考:如果消费者是绝对理性的,从而可以精确计算价格,那么不管促销方式如何,他们只会聚焦于最优惠的商品,那么为什么还会存在花样繁多的促销手段呢?从这个疑惑出发,他开始尝试搭建研究模型,假设市场上有两类消费者:一类是不会被迷惑的理性人;另一类则是容易受迷惑的非理性人。再去研究他们的消费行为如何受到促销手段的影响,商家由此的收益会有怎样的不同。通过这样的模型搭建,周纪冬的论文发现,在市场竞争中,企业的定价未必要低于竞争者的定价,但可以选择与竞争者的促销手段有所差异,这样也会吸引消费者,获得收益。而传统的反垄断政策和竞争性政策会认为,企业数量越多,竞争越充分,对消费者就越有利。但从这篇文章搭建的模型来看,当企业数量更多时,可能会发展出更多更复杂的方式来迷惑消费者,市场价格反而可能更高。因此,仅仅靠引入更多的企业竞争者,并不一定能解决市场效率的问题。

“从生活中的问题和思考出发,通过自己的学术能力去为这些思考做出自己的解释,这也是做学术的一种乐趣所在。”周纪冬说,经济学为人们提供了一种看待社会较为严谨、合理的视角,从这个视角出发,日常琐碎里也别有一番新奇。

 

最好的学术发表在未来

目前,周纪冬的研究领域集中在信息搜寻、多产品的中介、行为和有限理性经济学以及产业组织等方面。未来的研究则可能涉及网络平台、信息和机制设计、反垄断政策。

作为一名经济学理论方面的学者,他擅长提出理论模型,对现实世界进行归纳和探索。经济学的魅力,周纪冬总结说,在于它既可以成就自身呈现社会哲学家的风格,从现实世界中跳脱出来,思维天马行空;也可以呈现为社会工程师的风格,聚焦实用性,躬身求索。经济学正是两种倾向的结合体,既去做些“无用”的理论构想,又切实关注社会经济发展的脉络,去帮助制定规则政策,提高市场效率。执中平衡,不骄不躁,周纪冬在经济学研究的道路上笃定前行,他说,一路走来,学术于他已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也非常享受这一过程。

纵然周纪冬目前的学术发表已是硕果累累,但他总是谦逊地表示,目前的发表文章中没有令自己完全满意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的要走,“The best is yet to come.”谈及未来,周纪冬期待自己能写出更具原创性的、对社会有所裨益的、即使很多年之后也仍有人关注和讨论的文章,如此方可称自己一辈子没有白做学术研究。

 

*本文由光华校友》杂志采访及撰稿作者王虔琳、刘美惠

 

 

 

邮箱:admission@gsm.pku.edu.cn

邮编:100871

咨询电话:010-62747014 / 7015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1号楼107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