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友 >> 正文

校友

上“奇葩大会”的美女公益人, 27到32岁,她做到了哪些?

时间:2018-03-27


周末,孙雪梅跟两个宝宝“请假”出来接受采访。32岁,孙雪梅独当多面:凤凰网公益频道主编,女童保护发起人,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今年全国“两会”前的“女童保护”座谈会上,由孙雪梅发起的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正式宣布成立,这是“女童保护”的又一次升级。


发生在2017年的林奕含自杀事件、南京南站猥亵女童事件、红黄蓝虐童事件,引发了公众对“性侵女童”问题的广泛关注,尤其是红黄蓝事件,彻底点燃了公众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感。从那以后,“邀请上课的爆棚,申请合作的爆棚”。面对海量的开课邀请,缺人困难更加凸显,“缺志愿者,缺一线的讲师,缺培训师”。女童保护现有50多名培训师,3500多名讲师,但远远不够。


基金会成立,挑战更多,专业要求更高,为此,她参加了“北大光华·益行者”项目的学习。同时,为了健康,孙雪梅已报名参加北大光华“征4平安训练营”,将于今年4月底远征戈壁。现在,她几乎每天都要跑步打卡,坚持跑5公里左右。


如果不做点什么,下一个热点来了,没有人会再想起这个”


“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孙雪梅边说边一张张扔掉了手中的报纸,那上面刊载了20天内发生的8起儿童性侵案例。这是2015年11月,孙雪梅在山东卫视《精彩中国说》节目中愤怒地控诉。因愤怒而起的公益之路始于5年前,那时孙雪梅还是《京华时报》的记者,还没有孩子。当时,海南万宁校长带女学生开房等系列性侵事件曝光后,各种言论持续在记者圈发酵。但孙雪梅知道,舆论热点就是一个盖过一个。“如果讨论过了,然后没关注到,还不是过去就过去了。如果不做点什么,下一个热点来了,没有人会再想起这个。”2013年6月,她联合全国百名女记者发起成立“女童保护”公益项目,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时光回溯到32年前的冬天,还是小学代课教师的父亲满心盼望的第四个孩子出生了。他本想再要个男孩,甚至早早取好名字——孙开壹,谁知迎来的是家里第三个女孩,孙雪梅。


上世纪末的贵州山区,重男轻女观念普遍存在。女孩可能最多上学到初中,在家洗菜、做饭,不到20岁就嫁出去生孩子。父亲的开明使孙雪梅姐妹免遭这种境遇,先后入学读书。为供孩子上学,卖米、卖猪是常事,最困难的时候,父亲甚至卖掉了提前准备好的棺材(提前几十年准备棺材,是农村习俗)。孙雪梅从小就渴望性别平等,也愿意帮助那些比自己更困难的女孩。当同学因交不起校服钱被老师多次催问时,她拿出了自己辛苦攒了几年的4块钱。有一次,她亲眼看见同伴被他人以“过家家”为由猥亵,但不知怎么帮她,事后女伴并没有告诉家长。


后来,她以贵州省习水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东北财经大学,家里其他孩子包括两个姐姐也全都考了学,这才逐步扭转了当地人的思想,“原来女儿也是可以考大学,女儿也是可以出来的”。孙雪梅把这归功于父亲,认为他是“了不起的人物”,其实父亲也曾经重男轻女,她笑着说,“只不过‘未遂’。”


父亲对她的影响不止于此,上小学时,父亲带着村里人与其他村村民谈判,把地置换过来修一条小路,直接通到公路。他亲自筹划每天出多少劳力,一人出几十块钱,最终把路修出来,改善村里的交通状况。考上大学,读完研究生,在京工作,孙雪梅迈出了追求性别平等的重要一步,但同伴被性侵那一幕仍长久地留在心里。直到2013年的夏天,这股怒火被彻底点燃了。


     


“筹款从来没有被当成最重要的问题”


女童保护最初的目标是通过课程提高儿童防性侵意识,因此,孙雪梅把制定教案作为突破口。考虑到中国传统观念中“谈性色变”的盛行及可能遇到的阻力,教案的制定经过了一个不断试错、反复修改的过程。经过半年40多次修订,形成了儿童防性侵教案第一版。此后,教案修订仍是女童保护的重要工作之一。去年又增加了“有人和你网络视频聊天让你当童星要不要、有人给你充Q币让你脱衣服给他看行不行”等预防网络性侵的内容。该教案至今已修订53次。除了儿童版教案,女童保护还推出了家长版教案、教师版教案。


教案要靠讲师上课教给孩子,孙雪梅认为讲师的培训考核非常关键。一本标准化教案, 61个要点,满分100分,讲师必须脱稿试讲,90分以上合格才能面向孩子授课。“你过不了关,你地位很高也好,是明星也好,都没有用,必须过关才能去给孩子上课”,这是非常严格的要求。因为防性侵教育做不好,容易对孩子造成恐怖教育或冷漠教育。邀请合作落地的地区很多,但不是每个组织都能做好,要严格筛选。孙雪梅让他们先填申请表,然后交给评估小组,通过考量申请方的能力、方案、发展方向、对预防性侵害的理解以及是否有成熟的地方组织等方面,最后签约,培训考核,开课。


虽然缺少资金,工作人员也少,但女童保护一直都未把筹款作为重点工作。孙雪梅解释,做好基础课程和讲师培训、考核,比筹款更重要,只有把教案做成标准化,把课上好,教育部门才会认可,社会才会接受。“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有专门设立筹款部门的女童保护基金,去年通过腾讯乐捐、企业捐赠等多个渠道,筹到600多万善款。


孙雪梅还有一个更重要、更具创新思维的理念,叫在地化。在徐州,有教育局文件,每个学校派一名女老师参加培训考核,不行就替换,考核通过之后就能上课,不受学生升转影响,这被孙雪梅形象地称为“地雷式”,把讲师“埋”在每一个学校。在淮安,经历了两个阶段的普及,先是“扫荡式”后为“地雷式”。最初一轮的知识普及,由淮安妇联牵头,当地的一批社会志愿者参与,联系好一个学校,全部合格讲师去这个学校,一人上两堂课,一天全校普及一遍,这个叫“扫荡式”。


这种在地化的公益模式,一是可以节省成本,二是可以滚动发展,让有限的公益资源覆盖更多的地区,使更多的孩子受益。这就将公益模式由“授人以渔”过渡到构建“渔业生态系统”,成为一种社会创新。更重要的是,各地实践出了模型,其他地区可以直接复制,对全国的防性侵教育普及都有示范意义。但孙雪梅口中的社会创新更加直白,“只有深耕其中,才有可能创新。”


儿童防性侵教案刚出来时,有人要用它给初中生上课,孙雪梅告诉他们不行,目前的版本适合小学生和幼儿园大班,但对方硬拿去上,结果效果不好。她解释说,“因为初中生已经有自己的性观念了,你再让他上台指隐私部位,鸦雀无声,谁也不动,你这课就上不下去了。”考虑到初中生的需求和生理实际,用已有版本肯定不行,于是孙雪梅团队从2014年开始调研和研讨,预计今年会推出以青春期健康教育为主的初中版课程。

去年8月,凤凰网公益、女童保护基金携手创意机构生米组成开发了防性侵教具“勇敢的娃娃”,最初来源于孙雪梅给课堂增加趣味性的想法,制作一幅“会叫的海报”,三方一拍即合。海报上有个叫安安(女娃)或全全(男娃)的娃娃,在遇到不好的触碰时,当碰到脚丫,“不小心碰到的就算了,可你不能总摸我的脚丫”;如果碰到内裤遮盖的地方,“妈妈说了这里不能碰!你想坐牢吗!”这是孙雪梅口中跨界融合创新的最好例证。


孙雪梅希望更多的人意识到“女童保护”的重要性。3月24日,《奇葩大会》第二季第八期,孙雪梅讲述了她和团队在儿童防性侵道路上的故事。孙雪梅说,“我是一个特别‘不奇葩’的人,我是特别人类。”


“如果变化来了,就拥抱变化”

做记者,她是凤凰网公益频道的主编;做公益,她将防性侵课程推到全国,覆盖近200万儿童和45万家长;做母亲,她有一双可爱的女儿。在很多人眼里,孙雪梅是三者兼顾的全能型女人。而她把这一切都归于自己的幸运。


她说有个好婆婆,“没有人给你带孩子,一切就瞎了。”采访当天,孙雪梅早上起来喉咙有点疼,婆婆马上出去买生姜、红糖回来给她熬水喝。“她是把你当女儿养的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幸福的”。


她说有个好丈夫。他支持她做公益,有时她特别忙的时候,他会帮着出一些点子,同时问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他们是大学同学,读研时,他帮她每个月还本科期间的助学贷款;研究生毕业后,她努力工作一年,一次性把两人本科期间的学费贷款还完。


她说有个好团队。平时一起分担工作,在困难时,团队成员鼓励她,推着她往前走,不退缩。“这个团队里都是兄弟姐妹”,她说,他们都是关键时刻的后盾。


她还说有个好东家。凤凰网从来重视公益,提供了很好的媒体平台和空间,单位领导也参与公益,支持她做公益。这更让她觉得,要发挥跨界的优势,把工作做好。


孙雪梅说,自己最幸运的就是“两个兴趣爱好能结合在一起,而且媒体和公益并没有完全的冲突”。比如说,女童保护2018全国“两会”代表座谈会,是女童保护和凤凰网公益联合主办,做好了就是“双赢”。其实,她是很累的。上大学时,从西南跑到东北,家庭条件不好,普通话又不好,“特别自卑”。但她坚信“读书改变命运”。勤工俭学,一天做三份家教;努力学习,四年拿了三万五的奖学金;积极实践,打完球赛都没时间洗脸就去《大连日报》大学生记者团开会。大学期间一共发表了32篇稿件,毕业后顺利保送中国传媒大学读研。上学期间就实习了十多个媒体,“除了都市报,其他类别基本都去实习过。最后,工作去了都市报”。


孙雪梅现在的工作模式是5+2,即周内在凤凰网上班,周末忙公益,女童保护的出差一般都安排在周末,特别忙的时候会利用午休处理一下女童保护的事务。每天、每周都排得满满当当,每月还要去北大光华上三天“益行者”课程。


当看到女童保护影响力日增,她也会有满满的成就感。有一天开会回来,穿着女童保护的衣服,一个小女孩看到她就大声地叫起来“女童保护!女童保护!”过去一问,原来小女孩也上过女童保护的防性侵课程,而且印象还挺深。“那个时候你就特别有成就感,哎你看她记住了”。

孙雪梅说,她可能老了还在做女童保护。但她又补充说,“团队已经走上正轨,参与的程度和方式或许会有变化。也很难说有一天会任性一把,开启人生另一种可能。”她说,现在压力其实挺大,工作压力,生活压力,社会压力,要养两个孩子。但她会一直积极乐观,保持上进。


“如果变化来了,就拥抱变化。”孙雪梅坦然说道。


孙雪梅是“北大光华·益行者”项目校友,点击北大光华·益行者了解项目详情。


(本文来自于“北大光华·益行者”项目首期宋厚亮校友创办的《社会创新家》公众号)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高层管理教育(ExEd)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101室  邮编:100871

总机:86-10-6274 7000
邮箱:exed@gsm.pku.edu.cn
公开课程:86-10-6274 7229 / 7081
邮箱:exed-open@gsm.pku.edu.cn
定制课程:86-10-6274 7226 / 7088 邮箱:exed-csp@gsm.pku.edu.cn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