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首页 > 人物志 > 正文

人物志

【校友访谈】友文:一个犹太青年的中国梦

时间:2017年05月25日 00:00

我要百分之百的中国体验

从我2009年第一次来到中国算起,到今天已经8年了。但我跟中国的缘分其实更早:16岁的时候,我就想学中文。但这个想法并没有获得实践的机会,当时我的父母不看好,想安排以后我往欧洲、美国发展,可是我在心里暗暗决定,我以后要去中国。

2009年,我的哥哥娶了一个北京胡同女孩为妻。他们举办了两场传统婚礼,一场在以色列,按照犹太传统办,另一场在北京,按照中国传统来。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恰逢中国建国60周年,又刚举办完奥运会,城市非常干净整洁。整个北京热闹非凡,所有人都笑得特别开心。那年秋天,我花了13天在中国一路游览,从香港的城市节奏到桂林阳朔的山水风景,从西安的兵马俑到北京的长城,都让我觉得非常好,一个热情而多样的中国在我心里烙下了印迹。

那时候我还在欧洲,一边在罗马的LUISS UNIVERSITY(路易斯大学)和荷兰的Utrech University(乌得勒支大学)念双学位,一边在以色列驻意大利大使馆工作。2009年金融风暴的余威还没散尽,欧美的经济形势不太好。我想去中国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于是辞掉了大使馆报酬丰厚的工作,转而在几家跨国企业工作。在项目间歇期有三个月的休假时间,我准备全部用在中国,两个月用于学习中文,一个月用来到处旅游。我不想去上海那样有很多外国人、很多人讲英语的城市,我要百分百的中国体验,去很远的、没有外国人的地方。在地图上,我找到了海南。说起来,尽管海南在中国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岛”,但是跟以色列相比的话,海南的面积是以色列的1.7倍呢。

路易斯大学商学院是意大利南部最好的私人商学院,但没有中文学院,也没有孔子学院。他们做了一个考察报告,认为中文太难学了,所以不做。我不信,我决定自己考察一下。这一年借着休假,我来到了海南省海口市,在一家私人学校里学习中文。不光光是上课,有时候我走在路上看到建筑工人们在玩扑克、打麻将,就会待在那里看他们玩,或者干脆加入进去,全程使用中文沟通,我斗地主的本事就是这么学会的。两个月后我回意大利的时候,我已经会讲很好的中文了。不久之后,在路易斯大学成立了一个中国学院,可以学中文。也是从那开始,我身上有了一个“中国标记”。

在海南的三个月,我结识了刚从以色列访问回来的政府外交办的官员。他们想和以色列结为友好城市,因为我之前恰好在以色列驻外政府部门工作过,因此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帮助。2013年,海口正式和以色列莫丁-马卡宾-卢特市建立友好关系。这是海南和以色列的“爱情故事”,我也因此彻底地爱上了海南,爱上了海南的文昌鸡、和乐蟹,爱上了这里的沙滩、火山、热带雨林。

在2012年3月2日这一天,在从路易斯大学毕业并且为一个跨国企业完成了一个很棒的项目以后,我决定搬来海口定居。

做自己的老板

我决定定居海口的时候,很多中国朋友、外国朋友都觉得我一定是疯了,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偏远”地区去。但是我觉得恰恰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才说明有很多机会。在这之前,我经历过IT、政府、电信等方面的工作,给人打工的好处在于压力不大,有稳定的工资。但我还是想成为自己的老板,希望有一个实体公司,可以让我尽情地发挥脑袋里的各种想法,地产、投资、咨询,农业、交通、音乐节,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2012年,我开了自己的公司,用我给自己起的中文名字命名,“海口友文创意商业咨询有限公司”。

从那时起到现在,我在中国开了四个农场,做了三场以色列创新论坛,帮助海南航空开通了飞往以色列的空中航线。另外作为中以的中间平台,我促成了一些投资项目,帮助几个以色列高科技公司在中国发展,也帮助一些中国大集团在国外做一些项目投资或者并购。迄今为止,很多中国商人前往以色列投资,很多以色列人来海南投资——这是一个双赢、增值的结果,投资者赚了两三倍,当地的经济、旅游、文化、投资也都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我曾经长期住过四个国家,所以在任何地方适应能力都非常强。但是开办企业是非常深度的一种社会文化行为,我还是会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一些难题。以色列人交往的习惯是直接,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强烈直接地表达自己。但中国人不是,太直接在中国人看来就是不礼貌。我要适应这种沟通习惯。从这种习惯衍生出来的难题,就是揣摩对方的意思。用一个我很喜欢的成语,在谈话中中国人往往喜欢“口是心非”,我需要能够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这个不能教,也教不会,只能靠自己慢慢“悟”。在中国,朋友很重要,中国很大,同时也很小,从一个地方到下一个地方,都是靠人脉网络之间的引见,我很重视我与朋友们的关系。当然,中国和以色列有很相似的工作文化,都喜欢勤奋地工作,并且最重要的是从工作中获得快乐。

中国和以色列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中国老板们总是穿得很正式,有大房子大汽车还配着司机,但以色列老板很少很少穿西装,平时着装随意,出门自己打车——这大概是因为怕税务局罚款,因此低调一点。而且中国的企业规模很大,常常是一个乡镇的中型企业就比以色列的大企业要大,“老板”做得都比较大。这些差别我觉得都很有趣,发现他们也为我的事业提供了不少帮助。

对我来说,事业的目标是能达到“快乐”的水平(happiness level)。未来发展的前景很大,我有很多可以做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有意思的工作、有意思的朋友。我觉得生活和事业应该是平衡的,赚几个亿和几百个亿只意味着物理性上的更优——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更厉害的私人飞机,这些对我价值不大。我最看重的是体验,这跟我当初选择来中国也是一样的。

在光华,打定主意做一个好学生

海南的商业模式比较闭合,主要是地产、旅游,而高新科技、文化产业并不发达。我觉得公司进一步的发展需要我去补充一下“能量”,而且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读书了,以前读书的时候也花了很多的时间玩派对,所以打算去读书,而且一定要正正经经做一个好学生。我花了一个月做申报学校的“市场调研”,因为想去最好的,比对了清华、北大、港科大,谷歌了很多信息,还找了很多朋友问他们的想法。最后我觉得北大光华的kelloge项目最适合我。既然我已经喜欢北大了,就申请一下,看看他们喜不喜欢我。

准备材料我做了很久,有一个多月,包括准备自己的CV,请过去共事过的上司、交往过的朋友给我写推荐信。这件事情我做得非常认真,来来回回地修改这些材料。很幸运,就像我喜欢北大一样,北大也很愉快地接纳了我。

毕业以后,最大的一个变化在于没有办法密集地见朋友。但是现在回到校园,课程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每两个月就有一整周的时间与同学们密集地待在一起,上课、讨论、聊天。这让我结识了很多中国的、外国的亲密的朋友。光光这一条就让我觉得受益匪浅。另外就是课程的学习,有一些很有意思的课,课上会请到中国政界、商界很重要的人来做讲座。管理的课程对于我来说难度倒不是太大,但是在管理课程之外的那些非商业的课程,比如文化、艺术等等,给我出了不小的难题,算得上是一个挑战自我的项目。

友文与GK03同学在一起

虽然Kelloge项目才只进行了三分之一,但是我已经向很多朋友们推荐了。向外国人,我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中国本土化”的机会;对中国人,我会跟他们说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国际化”的机会。也的确如此,这个项目就是同时具有国际化和本土化两种特质。

010-62747111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2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