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新闻

【GSMer去哪儿】耿宗泽:青葱燕园情,唯求索不负韶华

时间:2018-08-21


生命给予每个人都是一世的历程



在大学的徘徊和抉择里    



不断求索

保持独立思考



再回首,这将是你不负的韶华    




1.如何确立自己的职业方向?

——路漫漫唯求索可得其渊深


整个大学,确定职业方向是不断探索的过程。


四年来,我做过许多循轨蹈矩之事,也在探索的道路上不断尝试。总的来说,大一大二我在学业上投入了很多的精力,努力积累,打好基础,深度思考知识并积极与老师交流互动。在课外,我参与了自己感兴趣的社团,比如大一上加入足球队并获得过新生杯冠军;实习方面,我尝试过BCG的PTA、美元基金的二级市场研究、一级PE工作等。


咨询方面,虽然大一上加入了PCA(北京大学咨询学会),大一下参加贝恩杯并幸运地进入了复赛。但由于当时我了解的信息相对有限,对咨询的理解较浅,同时也会对咨询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否实用产生疑惑;因此,我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并没有真正打算进入咨询行业。



但大三交换是我确定职业方向的转折点,我开始对咨询有了全新认识。


大三秋季,我在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交换。当时选了两门商业讨论类课程,分别是全球战略和房地产投资,这些课程无论是上课形式还是课堂内容都令我印象深刻。全球战略课程中,每节课前,教授会发30页左右的阅读材料。上课时,教授让同学们针对案例展开讨论;案例会包含几条线索,大家各抒己见,将它们用合理的逻辑串联起来(也就是教授当时常说的让我们努力去connect the dots),为了寻找一个好的storyline,同学们经常会讨论得不可开交。在课堂最后,教授会为大家解开谜团,之前的讨论结果往往被颠覆,给人醍醐灌顶之感。

那时研究了不少有趣的案例,比如我们曾经讨论过服装行业的变革。过去的服装业与奢饰品行业类似,由法国、意大利品牌主导,而H&M和ZARA这两家企业却另辟蹊径,将服装业重塑为一个快时尚行业,时装潮流变化更加迅速、价格也更为亲民。我们研究了H&M的供应链,探索这家企业如何只用15天完成从消费者洞察到新品上市的过程,如何考虑降低成本,如何考虑包装设计等等的问题;而与此同时,优衣库这样的亚洲服装企业,又是如何通过设计介于外包和自主生产之间的供应链,在欧美品牌主导的服装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的。


再比如我们讨论了墨西哥面包企业宾堡小熊(Grupo Bimbo)是如何通过一系列的战略设计进而成为美国第一大面包品牌的。宾堡洞察到美国人对于面包的食用习惯的变化,以更强调便利性、即食性的品牌定位来冲击美国传统面包厂家强调新鲜、高档的法式烘焙定位;同时,其通过美墨生产成本上的比较优势,将生产的各个环节合理规划到美墨边境两侧从而实现套利;而在美国食品产业不景气的时候,宾堡选择用积累的现金大肆并购,最终成为了美国面包行业的第一大品牌。



交换期间的三个深刻体会:

首先,我发现战略管理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是极有价值的环节,同时也认识到了咨询业的价值所在。经过交换,再回看国内的案例大赛,我发现大多数比赛的案例都很容易在互联网上获得相关的信息,最终比拼的是利用既有框架和经验来归纳和表达的能力。然而真正的商业分析和战略制定并不是这样,没有能完全套用的框架,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而这些正是咨询师每天的工作。另外在商业案例的课堂,经常会在案例最后看到类似麦肯锡、BCG等咨询公司的名字,也即是这些公司为企业制定了正确的战略,进而使企业解决了既有的问题,创造了新的价值。正因如此,我也对咨询行业有了新的认识。



其次,我意识到自己以前的学习存在欠缺,思考的宽度和深度不足。之前是先学习一套理论,再应用这套理论去解决实际问题,经济学、公司财务、数据分析等等都是这样的思路。但是如果直接给你案例的背景,通过自己的理解将繁琐的背景合理的串起来,再结合已知的理论得出有价值的东西,这种能力是我所欠缺的。多数行业都有自己深远的历史沿革,在每个国家有不一样的特点,很难把众多的散点串成一个故事,判断这个故事的未来发展则更加不易。


最后,我愈发地接受了咨询研究问题的方式。咨询会先提出一个思考方向和具体假设,然后去验证它。我觉得咨询可能是少有的,能够把学界的一些研究思路用到业界的行业。当然可能这也和行业内博士比例较高有关,以BCG为例,每年招聘的咨询师有近1/3是博士背景。这样的环境能够使你得到更多锻炼的机会,学习到各个行业内前沿的一些知识。


交换经历不仅给予我全新的思维,而且帮助我做出了从事咨询的职业选择,在多个方面给我带来了很深的影响。我建议学弟学妹在出国交换时,多去去尝试国外的商业讨论课,再结合国内所学,也许会带来新的启发和思考。




2.如何准备的咨询申请?

—— 做case的由艺臻道




交换期间,我产生了对咨询的兴趣,也开始准备咨询的暑期实习。一方面,在北美认识了一些同样有申请计划的朋友,大家相互模拟面试;另一方面,我也接触了一些咨询行业的人,了解到咨询工作的实际情况,也发现了一些很吸引我的点,比如咨询行业会更重视事情本身而不只是人情世故,人与人之间相对简单等。


在准备面试的过程中,我投入最多精力的是Case Interview,这是一个从探索到领悟的过程。几个月来,从学习Casebook上的方法论到慢慢形成自己的框架,从参考书上前辈对case的理解到产生对行业的独立的思考,我在面试准备里不断尝试和思考,逐渐有了一些自己的领悟。

现在的现在的Case Interview的广度和深度也在不断变化,我觉得学弟学妹在准备时,不应只关注刷Case量的多少,也要尝试把每个Case研究透彻。比如搞清楚Case所属行业产业链是怎样的,做这个生意的核心和痛点是什么,它的背后有怎样的商业模式,未来有怎样的发展方向,同样的商业模型可以怎样迁移到其他行业等。


此外,分析问题的思维方式也是咨询面试比较看重的,我个人不仅在mock中练习这种思维,在生活里也经常进行类似的思考。


举个例子,日常生活中我会经常思考一些店铺的经营问题,比如,为什么同样是快餐化的日式拉面,味千拉面就比早进入市场多年的面爱面成功?在进行比较和分析时,我们会发现之前所学的知识都能派上用场。比如两家企业是怎样看待日式拉面在整个餐饮中地位的变化趋势,如何建设其竞争壁垒,在此基础上,如何设计运营策略,如选址、上菜速度、菜单更新频率等等。一系列从战略到战术的问题可能决定了一家企业的生存状态。



3.确定咨询工作后,大四在做什么?

——于风口理解时代需求


BCG的工作基本在大四初的九月确定,于是我有了难得的空隙来尝试新的事物。学业上,为了丰富自己的技能,我学习了一段时间的编程,选了计算机编程入门、程序设计思维以及数据结构与算法几门课程,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在大四寒假,我选择了在每日优鲜便利购进行实习,希望能够站在真正的风口行业,收获到新鲜的知识。


我实习的岗位是商业分析师,工作内容主要是给投资人更新公司的发展情况并提供相关数据,投资人会要求解释一些数据为什么这样变化,比如为什么上海的数据表现不如北京,为什么这个品类最近营收变现不佳等等。


商业分析做了一段时间后,我感觉不是特别有趣,而且也不是很忙。于是我又转岗到了公司的后台,参与他们的算法研发项目。当时我没有能力码代码,主要做了算法设计的工作。比如设计在无人货架的场景下应该如何应用协同过滤算法。协同过滤算法的思想是利用共同经验群体相似的喜好,来给用户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信息。我们需要设计用怎样的一套指标来反应共同经验,是选用GMV还是购买量,多长时间范围内的数据更为合理等问题都需要我们作出自己的思考和选择;在此基础上,还要进一步用模型证明其合理性。



在做这个实习的过程中,我更加深入地理解了研究岗位在各个职业之间的相同和不同。拿互联网、咨询和投资三者来说,我觉得研究所需的数据的颗粒度是一个较大的差别。


举个例子,同样研究无人货架,如果是投资人,他会看一个月卖了多少,每个城市卖了多少,每个城市每一类的大企业卖了多少;而咨询到这一步仅是最基础的,会继续往下拆,会看每一种货架卖多少,每一类产品卖多少,每天的各个时段卖多少,这可能是传统咨询的颗粒度;在互联网公司,则会精确到每个订单、每个地点、每个时间点怎样消费,在这个消费的前几个小时又消费了什么,可以想象成一个复杂多维的数据库。当然从最近的趋势来看,咨询业也逐渐开始在这个颗粒度下做事。颗粒度的不同,也反映了不同职业对于数据的利用程度不同。


此外我也通过实习了解到,国内很多的公司的不同部门之间都存在沟通的问题。比如搞算法的人和做商业分析的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二者之间的协调需要很大的沟通成本,他们不属于一个团队,KPI不一样,导致很多东西会在协调过程中大打折扣,产品经理手中100分的产品设计,最终实现出来可能只有60分。

我个人觉得,至少现在中国的大多数行业,依然缺少全能且有专长的商业人才。在各大企业中,在商业、数据、运营、技术、财务等多个领域都有一定理解的人才比较少。我觉得未来社会更需要这样的商业人才,虽然并不能每个方面都做到精通,但有具备复合能力是十分必要的,因此,我个人很鼓励大家去尝试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比如掌握基础的数据思维,用SQL进行数据加工、用程序做文本分析等能力,可能是未来的时代所必要的。



4.毕业回首,有怎样的感悟?

——燕园情,千千结



回望北大四年,我越发体会到这个园子能教会我的东西,不只是最基础的专业知识,更为重要的是通识教育所带来的素养的提升。园子为每个学子不断赋能,帮助我们探索和发现不一样的自己。


大四我还有一个奇妙的经历——旁听北大的各种课程。大四下学期,我旁听了三门课,一门是历史系阎步克老师的中国古代政治与文化,一门是社会学周飞舟老师的中国社会结构,一门是哲学系吴飞老师的宗教学导论。在旁听这些课程的过程当中,我发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旁听的三个老师会互相引证,这令我感慨万分,也更感受到了北大这座园子的神奇和独特。


比如在社会学的中国社会结构课上,周飞舟老师介绍了从古代到现代的中国社会结构是如何变化和衍生出一代代的政治结构、体系制度和人群意识等。在讲政治结构的时候,周老师引用了阎老师中国政治中的“儒生和文法吏合流”的理论;在讲社会结构时,他又引用了宗教学的吴飞老师的“从中国丧服制度去看中国的礼制和社会结构”的理论;在讲中国的地方政府的官僚机制时,更是引用到了我们学院周黎安老师的关于政治经济学的“锦标赛理论”。大学阶段自己特别尊敬的几个教授能够在一个体系下进行学术上的讨论,并且在理论上相互支持,这令我感到十分震撼,我觉得这可能是在其它大学很难体验到的经历。


在光华本科,比较典型的发展思路是前两年学好功课,尤其掌握好学院的一些核心技能课,同时早一些进行实习,之后去申请工作或者考虑读研。但北大于我而言,是一个很大的通识平台,在这里可以尝试不一样的东西,有很多机会能发现不一样的自己,也能更好地看清自己在忙什么,所向往的是什么。

我很鼓励大家在低年级时候就去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比如去听其他院系的课程,也许会收获完全不同的思路和心态。我在大四旁听的社会学课程中,教授曾讲到研究组织结构内的晋升的例子,如果是从经济学的思路来想,我们可能会收集大量的数据,看哪一个变量对晋升的影响更为显著,然后进行回归分析。而社会学则会认为这样的思路可能并不完备,因为这相当于把某些潜在的重要指标放在了干扰项中,从而影响最后的研究结果。在社会学的领域下则会梳理整个组织内的人际关系,尝试把更多难以量化的变量表现出来,探究其对晋升的影响。

此外,各学科的研究方法也很不一样,历史学可能会用比较分析的研究方法,计算机学可能会设计一些参数来进行模拟分析,学习数学的人会做很多的证明推导,而物理可能会用更多的类比和猜想来进行研究。能有了解多个视角,学习多个思维模式的机会,是北大对我最大的帮助。




5.在北大的收获是什么?

——独立思考,对己真实




北大也是教会我独立思考的地方。

举个例子,大二时候涂平老师的营销课令我印象很深,期末考试的一个题目是分析亚马逊在谷歌投放的某个广告的效果。虽然可以套用很多的营销框架来分析广告的优点,但当时按照提供的材料分析,我觉得它是一个起负作用的广告,可这是一个巨头公司在巨头平台上的投放,考试的时候实在难以落笔。最终再三犹豫,还是忐忑的以负作用的思路对它进行分析,没想到最终的答案果然是一个负作用。这很反套路,也让我觉得北大还是有一些课程和机会去鼓励我们独立思考,敢于不同寻常的。


在北大四年,类似的尝试跳出所谓既定生活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大二时尝试在课余跟同学创业校园保险,首次微信推送即有了5000+的阅读量;比如学习天文学双学位时因为热学、电磁学成绩还不错而大胆地选了量子力学A结果被打回原形;比如因为学院金融经济学和证券投资学内容重复度太高而向任课教师,以及学院负责的张峥老师、龚六堂老师反映不应该把两门课同时作为必修;比如和同学一起尝试让营销学课程调分等等。虽然现在看很多决定和尝试有些草率,很多事最后也无疾而终,但尝试的经历却让我有了很多难得的经历和体会。


对于生活中的事件,我也努力保持独立思考。2017年,微信热点文章经常会出现404,其中一个热点就是大兴区的棚村拆迁事件。当时在朋友圈大家都纷纷转发,整个事件不断发酵,大多数人将该事情归结于政府处理不完善,不体谅民情。当时我很好奇这个事情,于是我就在PCA群把推送转发了一下,问有没有人想一起去探究下这个村究竟是怎么回事,最终我们也拿出了一天的时间去实地进行了考察。

到达以后,我们和那里的人沟通了一下,发现事实与微信文章里写的很不同,媒体有较大的曲解。文章中拍的图片是一些小房子,但其实那片区域更多的地方是帐篷或者铁皮屋。媒体的表述里也刻意用一些故事来煽动人,让人们觉得这里是一个城中村,人们每天要去城里打工。但实际上,该地附近没有地铁,只有两班公交经过,附近一两公里内主要是一些汽修厂、加工作坊,这也使我意识到这里的交通水平很难支撑如此多的人“进城”务工,更多的人只是在周围作坊打工,而随之带来的生产安全、经营许可等问题确实不容忽视。


虽然这些简单的调查并不足以使我们拼凑出事实的全貌,但因此,我们对这个事件的认识至少可以不只停留在媒体报道当中,而是从新的角度生发出独立的思考。


6.四年下来,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

——青春有很多的不能看彻



回首大学,也有一些遗憾。比如,如果可以重来,我其实特别想深度投入到一个兴趣类社团(我参加过滑板协会和青年天文学会,但都参与的比较少),但整个大学主要都是在职业化导向、偏社交类的社团投入精力。在脱离大学后我们很难再有机会加入社团这样的兴趣类组织,因此多少会有一些遗憾。

(编者注:耿宗泽曾经为北京大学咨询学会PCA的会长,北京大学对冲基金交流协会HFA会长,光华管理学院国际学生交流协会GISA的会长)


以前有一个教授提到过这样的观点:光华人都是足够有能力的,最终比较失败的案例是因为想得太多,不够聚焦;如果能找到一个好方向,并一直在向着它努力,那结果都能不错。在大学早期,我曾经一度信服这个观点,但是现在再看,也要对这个观点保持批判性的思维。


如果分成短期和长期,短期内遵从这个原则是对的,因为没有什么完全走不通的路,而专注的确会让人较快地取得成就。但是倘若在这条路上走了足够远,是否喜欢是不一定的。如果以整个人生长度为考量,在人生早期,多拿出一些时间来进行自我探索可能更为合理,试错的经历很重要,这也是人生中的必经之路。

生命给予每个人都是一世的历程,在大学时期很多学弟学妹也会产生焦虑和迷茫的情绪,这很正常,因为这是第一个有充分的自由,可以和同龄人做不同的事的人生阶段。希望大家能够不断地去追寻真实的自己,努力向上,保持开放的心态和批判性的思维,看到事情的多面性,接受世界的复杂性。也愿每个人再回首,这都是一段不负的韶华。



@文章:CDA 谭天禹

@审稿:CDA 某小编

@编辑:CDC 小编


010-62747108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1号楼108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