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首页 > 校友风采 > 正文

校友风采

仇心诚:学经济的音乐痴子

时间:2017-08-31

仇心诚:学经济的音乐痴子

——专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1级本科、2015级硕士仇心诚

文|本刊记者华天韵

虾米音乐上,一首2015年光华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主题曲《在多年以后》有近五千的播放量。而这首歌的词曲创作者、编曲者、演唱者,正是2015年毕业于光华金融经济学系本科、紧跟着成为15级光华经济系硕士新生的仇心诚。

绕不过去的音乐热情

仇心诚与音乐结缘是在初中。一开始,他只是调皮捣蛋,把老师的经典语录改编成歌词,并且配上现成的曲子进行翻唱。初三那个暑假,他一发不可收拾地填词翻唱了十首歌曲。录制的最初,仇心诚采用了非常“原始”的方式,从网上下载伴奏,用喇叭公放,然后对着windows自带的录音软件唱歌录音。慢慢地,他接触到专业软件,懂得使用音轨,将伴奏和人声分开录。不过他的方式依然很“笨拙”,一口气唱完整首歌,过程中一旦有个地方走音漏气,就得重头再录一遍。在摸索中,仇心诚终于学会了分段录音,这简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令人惊喜。

很快,这种调侃性质的填词翻唱无法满足仇心诚的创作热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够带劲儿”。高中那几年,正是创作型歌手周杰伦大红大紫的年岁,仇心诚深受他的影响,以高二学业水平测试的“小高考”作为主题,用了几个早读课,偷偷完成了第一首自己作曲、自己写词、自己演唱的歌曲《小四门》。这是一首以说唱为主的歌曲,从今天来看,歌词依然充满了灵气。“鸠山由纪夫,里约热内卢,中国植物志,新疆白皮书”,老师口音、考点知识,被俏皮、押韵地大杂烩进了歌曲中。这是第一首属于仇心诚自己的作品,至今还在他高中母校被历届学生广为传唱。

由于高中课业紧张,真正潜心做音乐还是仇心诚进入北京大学之后的事情。自由无拘束的北大氛围,使得仇心诚有机会一门心思扑在音乐基础知识的学习和新作品的尝试上。大一一年,他逛论坛、买书、借书,自学了乐理、和声、编曲、混音,“宅”在宿舍,沉浸其中,甚至经常为了音乐完全忘记饭点。这些专业的知识的积累为他进一步创作在技术上做好了准备,仇心诚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从2010年的《小四门》到2014年的《我差点是歌手》,虽然不断被学业打断音乐创作的进程,仇心诚还是从中精选出了自己最满意的9首原创作品,作为自己第一张精选集,在各大互联网音乐平台上发布。这张专辑,尽管没什么大张旗鼓的推广,但仅在虾米一个平台上就有上万次的试听。专辑取名《小Q痴子》,这也是仇心诚初中时期的外号,在他第一首歌《小四门》中也曾出现。因为没钱租录音棚或者使用专业的录音设备,所有歌曲的录制都是仇心诚在宿舍用自己最俭朴的设备,避开校园施工的声音,避开宿舍同学活动的声音,自己完成全部过程。

大学四年,仇心诚是学院K歌大赛的“常驻嘉宾”。大一那年他参加光华元培合办的“元咏新华”K歌大赛,进入决赛却憾失冠军。大二他为光华和清华经管合办的“光彩经声”K歌大赛写了大赛主题曲《隔壁》。大三仇心诚终于圆梦,在“光华梦想秀”决赛中以一首《我差点是歌手》夺冠。大四他在“首都商学院K歌大赛”中担当评委,并且为决赛献唱了一首他自己很喜欢的作品,《一半》。

毕业季,本科毕业生准备做一个毕业视频。时间紧张,视频组给仇心诚三天时间写旋律,另外请一位同学为旋律配词。三天之中,仇心诚写出了三个旋律,由视频组挑选了一首。在录制的前一晚,仇心诚发现尽管歌词写得很美,但因为平仄与旋律并不相合,唱出来十分拗口,只能推翻重写。凌晨4点,如今被广为传唱的《在多年以后》终于在纸上完成了。仇心诚小眯了一阵,早晨7点背着包前往录音棚录歌。

“转身,是游人几拨;

回头,是亭台一座;

可是,当岁月被偷走,

老楼,也笑着挥手。

野猫,在阳光午后;

拱桥,看湖水吹皱;

可能,也会觉得好眼熟,

只是,找不到你了。”

——《在多年以后》

这首《在多年以后》,不知唱红了多少毕业生的眼眶。

未来的道路:音乐?学术?

面对未来的道路时,仇心诚并不像他的同学们一样,纠结是要保研、出国还是工作。对他而言,最根本的问题是,“音乐”还是“经济学”?

理科生出身的仇心诚,在光华的学习中,逐渐发现经济学的魅力所在。在他眼中,因为经济学研究的过程是提出假设、进行检验的过程,并且有自洽的理论体系,所以是一门科学性很强的学科。本科期间,他跟随陈玉宇老师、颜色老师在经济政策研究所做了一些研究课题,基于自己的特点和兴趣选择了金融经济学作为专业方向。经济学的训练使仇心诚拥有分外理性的思考力,他知道,与职业音乐人相比,他的“比较优势”在经济学而不是音乐。这种清醒的认识,与自己强烈的热爱相互冲击,让这道选择题,变得分外困难。

仇心诚读过一本带有自传色彩的书,名叫《How to win the Nobel Prize?》,作者Bishop是1989年生理医学诺贝尔奖得主。Bishop从小热爱音乐,擅长钢琴与手风琴,但同时他也对科学有浓厚的兴趣。他在音乐和科学的选择之间徘徊了很久,最后,因为在科学上更有天赋,Bishop选择了科学作为自己一生的事业。尽管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样无上的荣誉,但Bishop依然为自己没能投身自己热爱的音乐而感到非常遗憾。仇心诚一边调侃自己并没有Bishop成就高,另一边却真切地在Bishop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选择经济学,无疑是一个理性的最优选择,却也是一个令他心碎的选择。现在的仇心诚,如Bishop一样,选择学术研究作为自己的发展道路,计划在光华读完经济学硕士之后,前往国外深造。他在白天认真投身经济学的学习和研究,但在夜晚降临之际、放假空闲之余,仍然忍不住唱唱曲子写写歌。

6月毕业的时候,已经确定保研光华经济系的仇心诚并未感受到强烈的感伤。然而新学期开始,园子依然是那个园子,而曾经朝夕共处的好友却四散天涯,仇心诚这才感觉到物是人非的伤感时时袭来。不过,正如他所说,“路,总是要向前走的”。现在,仇心诚走在路上,偶然有音乐灵感,都会拿出手机,轻轻地哼出调子,录下来。

上一条:韩兴宇:人生越折腾越开心
下一条:曹光宇:试上高峰窥皓月

010-62747102

ghalumni@gsm.pku.edu.cn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5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