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顾

陈玉宇: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将由你们来创造|北大光华教师代表开学演讲

时间:2017-09-04


尊敬的刘俏院长,各位老师,2017级入学的各位同学们,护送陪同各位同学的家人们,大家好!

我有八分钟时间,我讲五个问题。我问了几个朋友,没人记得自己迎新典礼上听到的发言。

今天,本科生们怀着激动憧憬的心情,又有那么一点儿对大学生活陌生而带来的不安,光华同学学霸很多,估计有的人已经开始琢磨如何期末拿高分的学习策略。因此,很难记住今天的发言了。不过,我担任一年级的经济学原理课教学,考试准备增加一道题目,关于我今天的发言内容(笑声)。

研究生们,MBA们,MPAcc们,EMBA们,对大学生活不陌生了,虽然很多人已经不记得大学都学啥了,来到北大燕园,来到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好的商学院——之一吧(全场笑声),也是很激动的。一位黑龙江的EMBA校友曾告诉我,他入学前一天,一夜未眠,激动之余,给在隔壁房间里熟睡的妻儿,各写了一封长信。我说,现在写信有点怪了。他说,他精神是正常的,那是一种喜极而泣的感觉,是一种人生重新开始的感觉,是苏格拉底式的“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的感觉,是壮士踏上征途虽千万人吾往也,是壮丽的人生突然展开的感觉。

正值诸位人生这么重要的时刻,所以我要谈点让大家记住的东西。

第一  光华与非光华

光华有两幢大楼。校园里曾经流传的对话是,请问,北大最好的楼是哪个?光华新楼。第二好的楼呢?是光华老楼(全场笑声)。清华大学梅贻琦老校长说,大学不是有大楼而是有大师。光华是既有大楼,又有大师。不仅有厉以宁先生这样87岁仍上讲台老骥伏枥的大师,也有多位年轻的不到中年的大师。

很多人只注意到光华有豪车华厦。有一些糊涂的观点就出现了,说北大光华能造就你年薪百万,但不是做学问的地方。我负责地告诉诸位,北大最优秀的学者密度最高的地方,就是光华新楼。给你几个数,112位教员中,3位国际学会会士,3位国家千人计划教授,9位教育部长江学者,10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光华集中了经济管理领域最优秀的研究者,密度和比例最高,最扎堆年富力强、想钻研高深学问的人,竟然说光华不是做学问的地方?糊涂嘛。之所以流传这样的话,在于光华的杰出学者们太谦虚(全场笑声),看重的是国际学术同行的认可,而不仅是大众传媒的曝光率。

光华是年轻的学院,很多东西,不是越老越好的。光华起步于一间水房,不到二十名教员,经过短短三十多年,成长为今天卓越的商学院,创造管理知识,培养商界领袖,推动社会进步。光华管理学院的成功故事,我想是对自己学生最好的教育素材,也是我们各位光华建设者们给新生的最好的礼物(全场掌声)。光华一路走来,筚路蓝缕,艰苦奋斗,志向远大,面向未来。

1986年早期办公照(水房)

第二  教育者与学生

作为老师,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懂得如何教育学生,所以从未停止思考和改进。这是一个文明初始以来的难题。柏拉图的《理想国》,花了大量篇幅讨论,该如何教育青年和谁有资格来教育。这是教育者应该怀有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美好品质,百年树人,责任重大。

教学相长,光华是一个最能体现这个古老智慧的地方。诸位作为教育的需求者,你换位思考一下教育的提供者,是大有帮助的一件事。我最近做了个研究,人们在接受新信息的时候,是供给方的因素重要呢,还是需求方?比如读《经济学人》。从供给角度,你要花时间,花国际网的费用,这些供给侧因素会影响你去阅读《经济学人》。需求侧呢?如果你感觉《经济学人》的内容特别有价值,你就会乐意花费成本去读。我的实验结果表明,需求侧更重要。当你认识到某个东西有价值,你就会克服很大困难,付出很大成本,去获得它。

我请求你们,在未来的学习生活里,做一个实验,时不时地不把自己当学生,而是把自己当老师,拷问自己,应该教什么?应该如何教?我们每个人都是被塑造的,你要主动参与到对自己的塑造中,而不是简单地被塑造,不知不觉地被牵引。这是北大光华的同学应有的批判的、独立的、冷静的态度。来到光华,你要怀着开放的胸怀,敢于尝试,而不是固守成见,你就会收获更多。当你听到一个思想观点,甚合你已有的见解,请不要高兴,要审视这个观点。相反,当你听到不熟悉的思想观念,冲击了你,甚至冒犯了你一直以来坚定的信仰,请不要愤怒,要感到高兴,因为也许这是你纠正自己的偏见和错误认知的时刻。

课堂上的陈玉宇教授

第三  理性与激情

光华的同学工作找得好,常被当作是理性计算的无趣的人。马歇尔说过,支配人们行为的两大力量,一是经济的力量,二是文化与宗教。经济学和管理学,主要研究的是人们的理性行为:企业如何追求利润,消费者如何做出最佳选择,基金经理如何获得给定风险下的最好回报……真的是理性支配了这一切吗?我的回答:是。这也正是经济学和管理学知识的力量,也是理性的力量。

但是,激情呢?那些与生俱来的直觉和冲动呢?那些文艺腔调的东西呢?与搞经济和管理的人无缘吗?不,最终起作用的还是激情。理性告诉我们的是,什么是最有效最恰当达成目标的手段和方法。但是目标的确定,责任的确定,则是由你的审美和激情决定的。所以,请保持你的激情,保持你的态度,确立你对社会的目标。多选点人文方面的课,终生都需要。

 

第四  学校里的竞争与合作

同学之间有小小的嫉妒,有不服气的竞争,都是正常的,你不必为之感到内疚和不安,注意不要让其泛滥就好了。小小的嫉妒和竞争,是人类漫长的演化过程中形成的基因决定的特征,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幸福感也是基因决定的。幸福感是短暂的,你刚接到北大通知书,很幸福。可能半年后,就没这种幸福感了。刚新婚,很幸福,半年后,又恢复原来的幸福水平了(全场笑声)。如果做一件事能幸福一辈子,你就没有进步的动力了。这种基因设置,是为了让你不断追逐新成就获得幸福感。

幸福有时候是在比较中建立的,你感觉比别人做得好那么一点,你就高兴。这就是锦标赛模型的基因基础,恰恰是自然选择推动人类进步的精妙设计。不过,诸位也要看到同学同伴在塑造自己和影响自己方面的巨大力量,要相互借鉴,要培育美好的友谊和合作。拥有美好的同学友谊,是一生的巨大财富和幸福来源。你要很好地平衡竞争与合作。


第五  人生与未来

当在座的本科生们四五十岁、EMBA们六十岁的时候,中国的人均GDP很有可能会从今天相当于美国人均GDP的20%,上升到相当于美国人均GDP的50%。给定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多,中国的经济总量大约是两倍于美国,总量上是当仁不让的世界领袖了。在领袖经济体中的你们,需要为美好的世界贡献你们的思想观念和行动。诸位,将你们个人的求学生涯,与这样一个伟大前景结合起来,你们会热血沸腾,你们更要思考该成长为什么样子。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就是由你们来开辟,来创造的。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大,比你们父辈的要大。

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有这三个品质,诸位一定对得起二十年后的伟大前程!


祝福大家!谢谢!



陈玉宇,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教授,并担任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2014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奖,并入选2016年度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他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生产率、人力资本和增长、健康和污染、行为经济学与劳动市场、收入分配、地区差异等领域的研究。他的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PNAS)等国际学术杂志。曾获得教育部高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 厉以宁研究奖、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多次获得光华管理学院教学优秀奖。







上一条:迎新生丨空间黑科技,带你游光华
下一条:北大光华院长刘俏2017年开学典礼致辞:“定义美好”的能力和“建设美好”的愿力

010-62747102

ghalumni@gsm.pku.edu.cn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5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