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期刊

往期期刊

2017.10《光华校友》第49期-尹卫东&董小英:解析中关村模式

时间:2017-11-15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年份。习近平总书记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上说,我们要隆重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人民凭着一股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闯劲,凭着一股滴水穿石的韧劲,不懈奋斗、与时俱进,用勤劳、勇敢、智慧书写着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故事。他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还明确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


而中关村便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创新发展方面的一面旗帜。科技园区作为“中国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而以中关村科技园区为基础的“中关村模式”便是“中国模式”的最直接体现。正如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秘书长郭伟琼所说,中关村科技园区是我国首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也是政策先行先试的试验田,是机制体制改革的前沿阵地,在党中央号召重点发展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绿色低碳、现代供应链、高端服务等领域,孕育了一大批的世界级领先企业。它们依靠创新科技从无到有,借助资本市场从小到大,形成了一支支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兼具的劳动者大军。中关村是新经济的代表,也是创新与资本双引擎驱动的先行者。


何谓中关村模式?最近,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董小英和科兴生物公司董事长尹卫东师生联手著述的《中关村模式》一书,系统、全面地阐释了其内核:科技创新和资本双引擎驱动。通过数字中关村、案例中关村和政策中关村三个部分,《中关村模式》一书对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创新创业生态进行了全景解读,为我们深入了解、重新认识中关村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



尹卫东: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中关村


第一支甲乙肝联合疫苗、唯一不含防腐剂的国产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全球第一支SARS灭活疫苗、第一支获准投入使用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全球首创的肠道病毒71型灭活疫苗、第一个加入IFMPA(WHO下属的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合会)的中国公司、第一个在北美资本市场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这些均与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卫东密不可分。

作为一名从事生物科学的科研人员,尹卫东三十多年来一直深耕生物科技领域,始终致力于疫苗的研发。从组建一支团队到北京创业直至扎根中关村,在尹卫东及团队的不懈努力下,目前北京科兴通过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NasdaqGS:SVA),是唯一一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疫苗企业。2012年,尹卫东与几十位上市企业的董事长自发设立了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并一直担任会长。尹卫东介绍说,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主要职责是协助政府部门进行政策传达和实施、代表会员向相关政府机构反映意见建议、为会员企业提供专业的政策咨询服务、组织会员围绕重要议题进行交流和讨论、促进会员间的资源共享乃至合作共赢、带领会员进行集体参访以及海外路演等活动。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5月份,协会申请成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法庭之友”,并成为国内首家以SEC“法庭之友”身份为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申诉利益诉求的社会组织,这就为中关村在美上市公司群体与SEC等美国相关机构建立起有效的沟通机制,开启了中关村企业在美国证券市场立足的新局面。


也正是因为科研人员、企业家和公益组织负责人这三重身份的相互转换和相互影响,以及在转换过程中所培养的视野及思考方式,让尹卫东产生了一种想法:希望可以通过语言和数据去描绘中关村近年来的变迁和发展,也希望通过文字和图表的呈现让更多人能够真正了解中关村,为其它企业实现创新发展提供借鉴与指导。

尹卫东介绍说,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的研究团队每年都会基于上市企业的财务数据发布《中关村上市公司竞争力报告》,在此过程中他们发现,五年来数据的变化是显著的、连续的。既然掌握得天独厚的数据优势,尹卫东觉得将数据进行整合汇总做一番研究是极有必要的。2015年,中关村的企业家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组成联合代表团前往以色列,考察其创业创新活动情况。当时,在从耶路撒冷驶往特拉维夫的大巴上,尹卫东与光华的董小英教授一起聊天,双方都对研究中关村企业抱有浓厚兴趣,不经意中奠定了未来合作研究的可能性。

刚刚出版的《中关村模式:科技+资本双引擎驱动》一书便是科兴生物董事长尹卫东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导董小英副教授及其学术团队长期实践和研究的结晶。师生双方合作,发挥彼此优势,企业家的开拓、务实精神与学者的严谨、系统思维完美结合,通过对面上(五年来的数据呈现)与点上(代表性公司案例与对策解读)相结合的方式,师生二人及其研究团队对中关村模式进行了提炼与解读,形成首本深入、细致、全面解读中关村的著作。

中关村科技园区于20093月被批准建设,至今不足10年时间,目前园区内已入驻企业超过2万家,有200多家上市公司,目前中关村上市公司群体已经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典范。尹卫东说:“中关村率先催生出了以互联网跨界融合创新和分享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中关村对北京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2010年的17.9%增加到2015年的36.8%。”在不久前举行的“创新与资本双引擎驱动暨中关村模式高峰论坛”上,尹卫东就“中关村上市公司竞争力分析”进行主题演讲,他指出,中关村上市公司分布于境内外各主要资本市场,市值规模接近5万亿元,连续多年有多家市值超过千亿元的领军企业;中关村行业结构完整,覆盖全部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同时具有高成长性的特点。中关村板块稳步增长,并且规模持续扩大、实力持续增强,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优质上市公司的代表和重要力量。

“谈科技创新,大家都在看中关村,若要想看明白科技创新型企业,一定要看中关村上市公司。”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先生如是说道。《中关村模式》这本书便是以研究团队用五年时间累积的基础数据作为切入口,以238家上市公司作为研究对象,目的是以客观的铺陈和规律的变化呈现五年来中关村上市公司的发展概况。作为本书的重要部分——数字中关村,尹卫东及其团队希望通过数字描绘出“中关村模式”的独特魅力,讲述中关村利用科技创新和资本驱动自身发展的故事。

上市公司方面,中关村上市公司主要由科技创新型公司组成。在资本市场,“中关村板块”效应已经显现。尹卫东说:“2011年中关村上市公司为179家,2015年达到238家,截至目前达到314家,其中在境内上市有218家,占比69%,在境外上市有96家。”

公司市值方面,2011年中关村上市公司总市值12691亿元,之后连续4年保持增长,2015年达到48175亿元,其中2013年是重要拐点,2013年至2015年市值增速超过50%。但2013年中关村上市公司的数量反而有所跌落,这也表明这种市值的增加并不是新增企业带来的,而是原有企业市值的增加。尹卫东说:“2015年北京市GDP2.4万亿元,也就是说,它们的总市值比前者高出一倍。这种惊人的增长纪录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科技创新。”

投融资方面,中关村上市公司2014年投资总额超过1400亿元,2015年近2000亿元,2016年达到4000亿元。尹卫东分析说:“在GDP两万多亿元的北京地区,这么庞大的直接投资用于科技创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意味着什么?营造出良性循环的投融资环境,进而拉动业绩快速增长。”

公司经营方面,中关村上市公司总营业收入2011年为11466亿元,2015年达到23441亿元,2016年达到3.4万亿元;2011年总毛利润为1948亿元、毛利率为17%,至2015年总毛利润为4696亿元、毛利率为20%2011年总净利润为518亿元,至2015年达到902亿元;公司账面净现金总额,2014年为3000亿元,2015年为5000亿元,2016年达到8000亿元;2011年税收总额为118亿元,2015年达到280亿元。可见,各项经营数据基本保持高速增长。

研发强度方面,中关村上市公司2011年平均研发强度为1.3%2012年翻倍后逐年增加,2015年达到3.5%,而中国500强企业的平均研发强度维持在1.3%左右。尹卫东说:“2011年研发投入总额只有115亿元,2015年达到820亿元,2016年达到1285亿元,而2016年国家财政和地方财政全部投资在科技三项经费上只有8000多亿元,北京市是1000多亿元。”研发活动是创新的重要源泉,而创新又是形成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企业只有加强对研发活动的投入,才能增强自身竞争力

这些数据呈现出一幅“中关村模式”的实力图景。

“在传统企业增长乏力的情况下,中关村的公司表现依旧非常乐观。在市场真正成为配置创新资源的力量和企业成为科技创新主体的背景下,中关村的公司依靠科技创新做到从无到有,并将科技创新成果迅速转化成服务和产品,同时借助资本市场实现从小到大。”尹卫东说,“未来我们还要大量输出技术、输出资本、输出人才,为北京建设创新型城市和创新型国家建设做出我们的贡献。这是中关村所有企业和企业家的使命,也是我们写这本书的初心。”



董小英:中关村创新生态的喷泉模型

光华管理学院董小英副教授一直在做高科技企业知识管理与创新方面的研究,对美国硅谷的高科技企业思科已形成深度研究成果,对中关村企业的研究也颇感兴趣。《中关村模式》成书过程虽艰辛,董老师却始终富有热情。

20165月,董小英带领研究团队正式开始调研工作,对中关村上市公司的一把手和高管进行密集访谈,访谈记录就达百万字。“在全书调研和写作过程中,项目团队共举行了11次研讨会,对选题、数据分析等内容进行了广泛讨论和辩论,几次会议后的报告修改工作甚至到凌晨三点钟。”

经过系统研究,研究团队将科技创新和资本驱动两个要素归纳为“中关村模式”的主线内容,并将其主要构件形象地概述为“喷泉模型”,以此来完整地呈现中关村创新生态发展的关键要素、路径和模式。

董小英介绍说,“喷泉模型”由政府及政策机制、区域生态系统、企业创新系统、资本助力机制、区域/企业边界拓展五个层次的核心概念构成,在这五个核心概念下又细分、提炼出了与之密切关联的27个要素。

关于政府及政策机制

“把市场资源配置的主体责任交给企业,让企业根据市场需求配置资源。政府只有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特别是一些公共资源建设上才出手。一旦市场恢复它的作用,政府就退出。”由此,董小英将中关村的政府及政策机制特征概括为五点:

其一,以构建生态系统为其第一要务。董小英说:“中关村管委会通过放权、松绑、制定突破性政策,提供优质服务、不与企业争利等方式,为中关村打造出得天独厚的创新环境。”

其二,重服务而不是管理。中关村管委会的职责定位为统筹、协调、督办、规划和服务,没有一项行政审批权。

其三,为市场而生。中关村管委会为创新需求而生,在市场失灵时及时介入,市场有效时及时退出。

其四,坚持以人为本。让“科学家+企业家”成为创新的发动机。

其五,打造创新创业文化。董小英说:“中关村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文化氛围激发了众多优秀人才的创新创业热情,以创业为荣的理念深入人心。中关村的300多家上市公司是从中关村的创新创业生态圈里逐步发展起来的,而不是招商引资来的。”

关于区域生态系统

董小英介绍说,中关村的创新生态系统特色鲜明:

其一,产业多样性。多产业集聚使中关村成为我国战略新兴产业的策源地,能够在产业层面整合创新资源,不断形成新的产业业态与经济增长点。

其二,规模多样性。具体体现为中关村园区聚集了处于不同成长阶段和位于价值链不同环节的企业。

其三,关系多样性。其体现为中关村企业间形成了多元、稠密的社会网络。中关村的创业者群体从“老四代”企业家转变为以创业系、连续创业者、“90后”创业者和海外创业者为代表的“新四军”创业者。

其四,服务多样性。截至2016年,中关村的创业服务机构超过500家,孵化器超过200家,创新性孵化器78家,在海外设立的创业服务机构超过50家。董小英说:“它们为园区中的企业提供了多元化的创新资源,培育了资源整合能力,刺激了界内和跨界创新活力。”

关于企业创新系统

董小英认为,中关村的企业创新系统通过领导人、战略转型、研发机制、外部联系、人才体系五个方面打造企业竞争力,凝聚创新的核心动能。

领导人方面:中关村企业的领导人很多都是搞技术出身,具备敏锐的战略洞察力和前瞻性,凭借自身的实践智慧带领企业克服重重阻碍,带领企业向前发展。

战略转型方面:战略创新与战略转型的核心价值是帮助企业提高竞争壁垒或延长现有产品的生命周期,同时帮助企业找到和创造未来的发展机会。随着新技术的发展,中关村的企业及时进行了战略转型。

研发机制方面:中关村的企业主要采用内生式与外延式研发并重或自主研发与合作研发相结合的方式。

外部联系方面:中关村有近40所高等院校、国家(市)科研院所206所等,成为世界上人才智力和科教资源最为密集的区域。还有同行、友商及上下游企业等,由此为中关村的企业搭建起丰富的外部关系网络。

人才体系方面:中关村在股权激励方面积极推进改革,让创新者有其权,让科技人员在创业过程中促进创新。同时,中关村的企业在人才和激励体系上各具特色。

关于资本助力机制

“从全国创新资本流动来看,中关村占到近30%,”董小英说,“中关村着眼于科技创新的完整生命周期,激发各类金融资本的活力,整合银行业金融机构、各类股权投资机构、多层次资本市场等多方力量,打造了一条龙金融服务体系,以满足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差异化的金融服务需求。”

具体而言,在种子期,有天使投资和政策性金融;在初创期,有创业引导基金、小额贷款和担保融资;在成长期,有风险投资、中小型贷款和针对高成长的中小型高科技企业融资需求而设立的“瞪羚计划”;在成熟期,有上市融资、并购重组、大中型信贷等。这种多层次的资本机制助推着中关村的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关于区域/企业边界拓展

在区域边界拓展方面,中关村实现了从北京市的一区多园,近端拓展到京津冀协同发展,远端拓展到西藏、青海等地区的科技成果转化,最终在“一带一路”战略下走出国门,输出科技、产品和服务,向全球传递中关村的创新精神。

在企业边界拓展方面,董小英说:“中关村创新生态喷泉,成就了企业的发展壮大、产业的转型升级乃至价值链网络的重构。”其具体体现在四个方面:

其一,内部创业。在中关村的创新生态系统中,领军企业不断催生和培育出新的创业企业,人才溢出效应凸显,已形成了百度、新浪、网易、雷军等50多个创业系。其创业系又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高管离职创业,一类是公司鼓励内部创业发展出新项目。

其二,外部并购。中关村企业的并购持续保持高度活跃,积极进行技术布局和市场布局,以促进企业发展。

其三,产业升级。中关村的企业根植于技术创新,并通过内部创业与外部并购的方式实现自身的发展壮大,支撑国家战略。同时,企业的平台型模式也在持续创新过程中进一步引领产业向纵深发展和转型升级。

其四,网络重构。董小英说:“中关村的企业在价值链上向上下游延伸,打造平台型企业,同时布局产业生态圈,对以企业为核心的商业网络进行重构。”

“通过中关村创新生态的喷泉模型,我们识别了区域创新生态的27个关键要素及其相互作用关系。这些要素之间的协同互动,构筑了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坚实基础。” 董小英总结说,“而中关村激发和鼓励创新实践的社会经济文化氛围、聚集的优秀人才和投资者、高效的政府和社会服务体系,打造出这一区域独特的、差异性的创新体系。”这就是完整的中关村模式。

最后,董小英提醒道:“中关村的创新生态在不断迭代,也不能固化,要让它能不断突破平衡和重构平衡,因为这对中关村保持可持续性发展至关重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离创新型城市、创新型国家越来越近。”




上一条:《光华校友》第50期
下一条:2017.10《光华校友》第49期-厉以宁:大变局与新动力 中国经济下一程

ghalumni@gsm.pku.edu.cn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5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