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期刊

往期期刊

2017.10《光华校友》第49期-唐涯:金融江湖说书人

时间:2017-11-15

——专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系副教授、公众号“香帅的金融江湖”创始人唐涯


香帅无花,本名唐涯,麦吉尔大学(加拿大)金融学博士学位,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加拿大)经济学硕士。2010年9月回国任教,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主要为资产定价、宏观金融和行为金融学。擅长数理分析和金融建模,有多篇学术作品在国际国内顶尖学术期刊发表。在最近的研究中,唐涯教授关注中国金融市场,研究公司和投资者对于信息资源的战略性使用,包括策略性的信息披露、信息传导机制、羊群效应,以及IPO发行时间的选择等。


世上懂金融的人很多,写得一手锦绣文章的人也不少,但鲜有人能用说故事般的语言将金融江湖的恩怨情仇娓娓道来。唐涯教授,花名“香帅”,她写专栏、录动画、运营公众号、参加电视访谈节目,不断地用生动而平实的语言向“圈外人”讲述着金融学知识,俨然是一位金融江湖的说书人。


金融江湖“浮世绘”

2015年9月5日,一篇《客途秋恨——极简香港经济史》,在一个注册名为“香帅的金融江湖”的微信公众号上横空出世。自小熟读古龙金庸江湖传奇的唐涯,选择将自己身上那股无法在学术论文中展露的江湖侠气倾泻在这个以“金融江湖”为名的平台上。在平台简介中,唐涯写道,“江湖夜雨十年灯,聊聊金融,侃侃人生”。她说“这个过程颇似下山历练”,人间烟火,热闹非凡。

凭借着高频高质的更新、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及时关注、以及“江湖气”的亲民叙述,短短两年,公众号就获得了数十万粉丝。短视频内容热潮兴起后,唐涯用短动画试水用更直观清晰的方式讲述金融,她组织录制的六期动画《香帅兔兔侃金融》在爱奇艺平台上有着两千万点击量。今年年初,唐涯把写过的专栏集结成书,于是便有了这本一个半月卖出两万余册、连续三个月位列北京新华书店畅销榜前五的新书——《金钱永不眠——资本世界的暗流涌动和金融逻辑》。这本“给专业人士的休闲书、给非专业认识的专业书”不但取得了销量上的成功,更赢来多方赞誉。三一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梁稳根先生便对自己这位湖南老乡的文字赞不绝口:“她擅长透过现象看本质,从宏观经济环境和历史演进的角度去推演故事。”

         

翻开《金钱永不眠》,犹如在看一幕幕资本操控的戏码,令人一边叹息,一边回味。不同于金融专业图书大量数据和公式的罗列,在唐涯笔下,金融市场和经济现象都是有温度的。江湖熙熙攘攘,有金钱、有情感,有朋友、有陷阱,有资本冷漠、有古道热肠,恰如一幅金融江湖的“浮世绘”。唐涯认为好的专栏与好的学术论文不同,后者“对于纵向的深度有近乎苛刻的要求”,而专栏文字则“需要全视野,在横向的广度上有延伸,同时要兼顾逻辑上的美感”。在这些文章的写作中,唐涯从未忘记自己面对的读者群体,愿意放下“学院派”的身段,将知识融进情怀和故事中。

多年在北大的讲课生涯让唐涯发现,将象牙塔里的理论观念与武侠、电影、音乐、古诗词等内容结合在一起,总能受到学生的欢迎。《金钱永不眠》正是延续了这种风格:写两家互联网旅游公司的并购,她的标题是《101次求婚之后:携子之手去远方》;讲中国企业“走出去”,她将机遇与挑战描述为“美丽与哀愁”;写钢铁城攀枝花在传统产业的下行与新兴产业的方兴未艾同时进行,她将文章命名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洋洋洒洒铺陈了香港百余年的兴衰沉浮的《客途秋恨:极简香港经济史》的结尾,唐涯写下了一个无比抒情动人的结尾:

我第一次听到《客途秋恨》是张国荣唱的南音,说的是一个书生谬仙与妓女麦秋娟的爱情。哥哥一句“凉风有信,秋月无边……况且客途抱恨对谁言”,唱得荡气回肠,我却怎么听也像是一个关于“追寻”和“惘然”的独白。1990年,许鞍华借用了《客途秋恨》的题目,讲述了一个“本是客途,终成归地;遥望国家,又添秋恨”的故事。1999年,施淑青在她的《香港三部曲》中,又让主人公用这首地水南音来叙述自己的生平,也叙述着香港的生平。也许“客途秋恨”,恰是香港的旅程和宿命。

这正是典型的“香帅文风”。她把自己“透射”进入笔下的文章,让所有她写下的金融故事染上了浓厚的“唐涯色彩”。


“命运的玩笑”:走上学术道路

本科从武大毕业后出国,唐涯前往加拿大在自己的专业——金融——继续攻读硕士。硕士期间唐涯曾经考虑过进入公司就职,但在香港投行的一段实习经历令她放弃了直接就业的念头,剩下的选项很单一——继续读博。当时的唐涯并不知道北美的博士是为了教职而培养的,也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老师。“我小时候最没兴趣的两个职业就是医生和老师,然而命运会给你开一个特别大的玩笑”。不过,这个玩笑反而让唐涯发现了自己适合什么:读博后,她发现自己的“脑洞”经常会在学术研究上擦出火花,做研究这件事,还蛮适合自己充满好奇的性格。

在加拿大获得博士学位后,唐涯并没有选择留在那里。她说在加拿大“时光是凝滞的,走在老河边,老的酒吧过往摇滚歌手的痕迹还在那里,这些街景多少年没变过”;而她则喜欢心态更年轻、不断焕然一新的城市,“我的家在上海,上海没过几年就brand new,有时候回去连路都不认识了,看到特别新的东西我会很兴奋,我觉得自己的年龄跟心态更适合国内。”

来北京面试北大光华的时候,时任院长的张维迎对唐涯说,“历史是个钟摆,你若要亲历历史,就回来。隔远了,总是雾里看花。”亲历历史,这对唐涯来说是一个不容拒绝的选项。

不止这一点,北京的“朝气蓬勃”也是唐涯所喜爱的。本科期间,她曾同几个女孩一起,于“世纪之交”在这座城市“流浪”了一两个月。她们没钱,但是敢跑到五星酒店,点一碟泰国菜配四份米饭;去现场听崔健、艾静、窦唯、高原,去看孟京辉的话剧。回忆起来,唐涯说那时的北京,生机勃勃,野蛮无序,给人留下了无比巨大的想象空间。

不到1月,光华的offer到了。就这样,唐涯来到了北大光华。

在光华做助理教授的头两年,唐涯为了集中精力做研究,生活上一切从简。光华楼设计巧妙,从住宿、食堂到办公、健身,如同一个小“社区”,一切都可以在这里解决,这也给唐涯能集中精力提供了方便,这段时期她的生活范围最远不过五道口。最开始上一两百人的大课时,唐涯笑言听学生叫“教授、老师”还会脸红。不过随着经验的增加,她慢慢摸透了讲课的游戏规则。“北大的学生的反应是很直接的,如果你讲得不好,下课时学生会默默收拾东西走人,讲好了学生下课会有热烈掌声。那个时刻你会感觉很好,觉得你的存在有价值。”

带博士生的经历更是让唐涯触动很大,回忆起自己带的第一个博士生,刚开始学写英文论文,唐涯手把手教她一句一句地修改。这个场景让她回想到当初读博时,她的导师对她的指导。这是一种超越了血缘关系的思想体系上的“延续”。她说“你知道你的印记在她生命中间了,这种成就感真的是很大的。”


学院与公众的辩证法

2013年世人尽知的“光大乌龙指事件”影响之大、舆论之盛,足以写入中国金融史。事件曝光后,很多人妖魔化、诋毁量化交易,各种传言甚嚣尘上。在这样一个时刻,她根据自己的知识洞见针对这一事件发表文章,这也是她第一次尝试“说书人”这一角色。相对于一般文章,六千字并不算多,但这篇六千字的文章她写了整整一周,于是就有了《虎兕出于柙,谁之过?——光大证券 816 事件之问》。文章登载《第一财经》,造成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这篇文章的影响力让唐涯的专栏作家之路开了一个好头,抱着“之后写文章绝对不能比第一篇差”的态度,唐涯的专栏继续写了下去。

2014年,微信公众号开始流行,出现了很多极有影响力的公众号,有人建议唐涯也开一个,只是当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又过了一年,开办公众号这个想法正式在唐涯脑海中成型了,这便是“香帅的金融江湖”。公众号上线当晚,唐涯的先生发高烧,她一边给他退烧,一边推送了第一篇文章《客途秋恨》。推出一两小时内,阅读量就达到了五六千,第二天直接破万。这对一个全新的公众号,是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战绩。果不其然,一周后就有各方商业合作的请求在后台留言,中央电视台、香港中联办的工作人员也通过这个渠道联系到了唐涯。10月,唐涯发布了一篇以《谁的眼泪在飞》为题专门分析股灾和金融监管,当晚就达到了她的第一个“十万加”阅读量。到2016年,公众号已经有十几万粉丝,不断引起投资人的兴趣。曾经有资方等到晚上十点多,在光华楼门口堵下课的唐涯,想跟她谈公众号投资的事情。唐涯最终接受了一笔投资,于是诞生了短视频动漫“香帅兔兔”。除此之外唐涯还做了很多其他尝试,但这样不断的跨界也让她付出了巨大的心力。

伴随着投资人不断涌来,唐涯有点目眩,她需要坐下来抉择。她知道,压榨式的高密度推送很快就会造成创作力枯竭。唐涯决定收缩战线,回归研究,砍掉所有衍生产品,只剩下一个公众号。回归学术并不意味着与波涛汹涌的现实世界隔绝,相反,她着手的好几个研究项目,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快手等等,这些有趣的金融产品、创业尝试激起了她无穷的好奇心。

直到现在唐涯还运营着“香帅的金融江湖”,有时三天一更新,有时半个月才推一篇文章,有个学生助手帮她打理事务。没有了投资人的缠扰,没有了定期更新推送的压力,唐涯可以把更多经历集中到自己的“初心”——学术研究上来。唐涯说,“我绝对不认为做平台是更坏的选择,也许未来我还会回到这里,但我现在觉得自己知识储备还不够,我需要更多储备。”

在内容为王的新媒体时代,一个优秀的内容生产者所能获得的财富是无法想象的,这种诱惑是巨大的;但同时,内容生产者不断产出造成的内耗和疲惫甚至枯竭,也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正如狄更斯《双城记》开头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唐涯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新媒体时代的漩涡中,但她又抽身回归到学术。“亲历历史”的声音还在唐涯的脑海中,“读懂历史”的好奇心更久久萦绕于其心。正因为渴望研究这个伟大的变革时代,唐涯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积淀——正如每一个闯荡江湖的侠客,想要仗剑天涯,必先精进武功。

上一条:2017.10《光华校友》第49期-路江涌:共演战略助力企业从创业走向卓越
下一条:2017.10《光华校友》第49期—王汉生:陪伴中国数据产业一起成长

ghalumni@gsm.pku.edu.cn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501室

©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65075-1